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022 成瀚拽走盧辛語

022 成瀚拽走盧辛語


  很快,游樂場的工作人員檢查了一番,然后在激情的音樂和解說中啟動了海盜船。

  船緩緩地動了起來,然后逐漸加快速度,與此同時,尖叫聲也開始此起彼伏。

  “啊啊啊啊!”王茂娜大叫出聲,祝薇薇在她旁邊反倒一臉鎮定,眼睛直愣愣地看著下面不斷變換的景物。付堯和孔景勝也非常淡定,時不時“嗚呼”地喊兩聲,看得出來前排四人都十分享受。

  反觀后排,氣氛一片詭異。

  盧辛語第一次坐海盜船,第一次體驗這種極速失重的狀態,她害怕極了,尤其是船往下俯沖的時候,她甚至感覺自己都要被甩出去了!

  她很想要尖叫,但卻叫不出聲,只能一個勁地抓緊欄桿,有一瞬間她感覺欄桿都快被她掰斷了。

  于是她只能選擇避開前方朝左手邊的崔明浩看去,只是這一偏頭就看到崔明浩瞪著雙銅鈴似的眼睛正看向她身側。

  這驚恐的表情令她也忍不住偏頭朝成瀚他們看去,隨后,眼前的一幕直直地沖進她的眼底。

  只見齊湘雅小鳥依人地抓緊了成瀚的胳膊,烏黑的頭發纏著成瀚的圍巾,如果忽略掉成瀚夾緊的眉頭,兩個人看上去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突然,成瀚的目光如利劍一般向她射來,盧辛語連忙閉眼,海盜船正好到達最高點,猛地往下俯沖而去,她再也抑制不住,啊的叫出了聲。

  “啊啊啊啊!”她放聲大叫,卻不知道那尖叫聲到底是因為驚恐還是單純為了宣泄。

  海盜船項目結束后,盧辛語只覺得頭暈眼花,胃里更是一陣翻江倒海的難受。

  她一張臉煞白煞白的,成瀚本想過去關心,卻被齊湘雅拽著。

  “不好意思啊成瀚,我沒想到自己會腿軟。”齊湘雅抱歉地看著成瀚,眉眼間一派溫軟柔弱,還有著幾分令人動容的堅強,“我緩一下就好,馬上。”

  成瀚礙于禮貌不好推開她,再加上盧辛語已經被室友祝薇薇扶住,他再上去會顯得小題大做,只好作罷。

  玩完海盜船,眾人又去玩搖擺迪斯科。

  成瀚發現盧辛語再次選擇了離自己比較遠的位置,而齊湘雅卻好巧不巧就安排在自己旁邊。而當齊湘雅總是穩不住身體跌進自己懷里的時候,他終于確定了某些事情。

  “嘔,不行了,我快吐了。”玩完后,王茂娜一臉菜色,連忙擺手。

  眾人也都忙著整理衣服和發型,這項目看著不怎么驚險,天知道他們五臟六腑都快撞得位移了,形象更是沒了。

  “來個溫和的緩緩吧。”成瀚突然伸手指向了不遠處的旋轉木馬,“你們女孩兒不都喜歡那個嗎?”

  齊湘雅這會也難受得厲害,但成瀚的提議讓她無法拒絕,她甚至還擠出微笑附和道:“正好,我也想坐旋轉木馬呢。”

  “真坐啊?”崔明浩不喜歡這種女孩子玩的東西,但看到祝薇薇看著旋木出神,心神一動,立即改口,“那就坐吧!”

  他要和付堯換,他要和祝薇薇拉近距離!

  孔景勝和付堯覺得奇怪,成瀚不像是喜歡玩旋轉木馬的人,難道是為了他那小青梅?可盧辛語那狀態,一看就是需要休息而不是接著玩項目的啊?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過他們相信成瀚肯定不會無的放矢,所以也跟著贊成。

  “咱們過去排隊吧。”成瀚看了眼面色慘白、正在喝水的盧辛語,假裝不知道她跟難受,抬步朝旋轉木馬走了過去。

  他買了八張票,然后帶著大家進場排隊,故意借發放票的時候從隊首走到隊尾。盧辛語因為人不舒服恰好落在隊尾,成瀚成功走到了她后面。

  齊湘雅想跟過來,但這樣太過分明顯,只好放棄。

  成瀚落在隊尾,卻沒有著急和盧辛語說話。

  隊伍在不斷地往前移,很快就輪到了他們。

  崔明浩這次很積極,祝薇薇上了內圈的木馬,他立即抬腿準備跟上去,誰知道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看了眼陌生的電話號碼,他略微遲疑,隨即想到了什么似的迅速接了起來。

  “先生,您的花到了。”

  崔明浩望了眼已經坐在木馬上的祝薇薇,眉頭擰了一下,想到自己就這樣錯失了坐在她旁邊外圈木馬的機會,不禁有些不甘心,于是準備讓付堯他們替自己去拿,但掃了眼齊湘雅和盧辛語又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可是驚喜,萬一說漏嘴就不好了。

  拿花重要,他最后只能認命地朝電話那頭問道:“你在哪兒?”

  “您不是說送到星海公園西門嗎?”

  “這樣吧,你到北門這邊來,我馬上過來。”說著他又和送花小哥說了幾句,然后才掛了電話。

  結束通話后他對大家說道:“我有個外校的哥們兒過來了,我去找他說兩句就回來,你們先玩啊。”

  說著他讓付堯和王茂娜先上旋轉木馬,自己轉身進了旁邊的出口通道,經過成瀚的時候拍了他胳膊一下,給他使了個眼色。

  成瀚眸光動了動,沒說什么,下一秒目光就落在了盧辛語身上。

  這個插曲很快過去,轉眼就輪到了齊湘雅,她并沒有馬上走過去坐下,而是猶豫了一下,目光落在成瀚和盧辛語兩人身上。

  一想到按照這樣的次序成瀚就要跟盧辛語而不是自己坐在一起,她就有些悶悶不樂。

  她極不情愿地坐上了木馬,正不開心,卻發現排在自己身后的孔景勝并沒有坐在自己身側外圈的木馬上,而是往前和室友付堯坐成了一排。

  這個叫孔景勝的男生究竟是什么意思,寧愿選擇跟男生坐都不和自己坐,難道自己這個大美女還不夠吸引人嗎?這簡直就是對她魅力的一種侮辱。

  不過她也沒心思追究,反而琢磨著這樣成瀚是不是就有可能坐她旁邊了?

  可她還來不及高興,就見成瀚一把拽著盧辛語離開了排隊通道。

  “哎!”她頓時著急起來,剛站起來,卻有一個母親抱著女兒坐在了她旁邊的木馬上,恰好擋住了她的視線。

  她下意識地想要抬腿起身,誰知道工作人員卻已經落下了通道閘,并提醒她和她旁邊那位女孩的媽媽坐好。

  付堯他們聞聲往后看了過來,齊湘雅被二人的目光盯著,這才恍然驚覺自己是沒有任何立場可以去追成瀚他們的。

  她忙收了慌亂之態,擠出了一抹笑容問道:“他倆這是要去哪兒啊?招呼都不打一聲。”

  此時旋轉木馬的音樂已經響了起來,付堯聳了下肩,態度冷淡,“誰知道呢?”

  倒是孔景勝一副很有禮貌、溫文爾雅的樣子,“等會兒他們回來問了就知道了,不過齊同學不是很想坐木馬嗎?還是好好感受吧。”

  明明很溫和的語氣,但故意提起齊湘雅想坐木馬這件事,怎么看都有諷刺的意味在里頭。

  齊湘雅頓時一噎,被堵得無話可說。

  木馬已經開始旋轉起來,就這幾句話的功夫,齊湘雅再想下去卻不可能了,她只能握緊了木馬的桿子,強顏歡笑,內心卻一片焦急。

  成瀚他們已經走遠了,她看著人群中二人拉扯著離去的背影,尤其是成瀚那霸道強悍的姿態,心里止不住猜測:他到底拽著盧辛語去干什么?

  木馬隨著音樂起伏、向前繞圈,她的角度很快就看不到兩人的身影。等再轉回來的時候,成瀚兩人早已沒了蹤跡。

  齊湘雅心里突然升起非常不好的預感來,總覺得成瀚就是故意用旋轉木馬來讓他們幾個無法脫身,而他偏偏拽走了盧辛語,莫非他對盧辛語真的……

  她止不住猜測,越想就越心慌,但她也只能在這里胡思亂想,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52339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大智慧模拟炒股下载 上证指数行情 云南快乐十分 国足热身赛 长春麻将规则 台球直播比赛视频直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 国内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吗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nba排名西部 四方河南麻将最新版 贵阳捉鸡麻将群 按天配资 福利*36选7开奖 长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