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027 偷來的時光

027 偷來的時光


  第一次被人表白,祝薇薇壓根不知道怎么回應。

  直到坐在父親的車上,她都依然回不過神來,實在是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被成瀚當作擋箭牌,再是冒出一個崔明浩真的對她表白。

  她沒有答應崔明浩,但也沒舍得扔掉那束桔梗。

  然而,帶著這捧花她根本無法回寢室,再加上她答應了成瀚要幫他暫時隱瞞,所以她無法給齊湘雅解釋,于是她決定先回家避避。

  這天是周六,她回家待一天,周一早上再返校,有一天兩晚的緩沖時間她也好想想怎么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這時候她有些慶幸自己是本市人,要不然今晚呆在寢室里還不一定是什么狀況。

  盧辛語這邊接到祝薇薇已經回家的消息時也是松了口氣,因為齊湘雅回來后非常暴虐地推翻了她自己桌上所有的書和裝飾品,發泄了一通后就上了床,蒙著被子沒了動靜。

  沒聽見她哭的聲音,但王茂娜發了消息給盧辛語,說是齊湘雅剛才眼睛紅通通地仿佛要殺人,她看了都發憷,讓盧辛語別再去招她。

  兩人不敢弄出動靜,只好發微信溝通。

  盧辛語給王茂娜說了祝薇薇回家的消息,王茂娜也跟著松了口氣,最后兩人拎了水壺去打水。

  這一晚就在忐忑和緊張中度過了。

  第二天被鬧鐘吵醒的時候,盧辛語甚至覺得,這個圣誕節就像是個噩夢。

  盡管不想起床,但她還是坐直了身體,因為她今天還要當家教,這也是她這個學期最后的一次家教課。

  只是剛坐起身來她就嚇了一跳,對面的床鋪上齊湘雅正直直地坐著,長發披散著,露出的兩只眼睛正牢牢地盯著自己,那蒼白憔悴的模樣活像鬼片里的貞子。

  大清早的盧辛語就起了一胳膊的雞皮疙瘩。

  “祝薇薇呢?”齊湘雅問。

  她的聲音低沉喑啞,帶著一股冷意,再加上她叫的不是“薇薇”而是全名,頓時令盧辛語有些害怕。

  但盧辛語還是如實回答,“薇薇昨晚回家了,她明早直接去上課。”

  齊湘雅沒說什么,依舊坐在那里。

  盧辛語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再加上忙著出門,最后只好趕緊洗漱收拾去了。

  很明顯,成瀚突然對祝薇薇表白的這件事就像一顆巨石投入了她們312寢室平靜的湖面,然后掀起了軒然大波。

  盧辛語自己的心里也不平靜,雖然在平安夜那晚試探之后她就猜測成瀚心中有人,但真正知道這人就是祝薇薇的時候,她難受的同時也有些嫉妒起祝薇薇來,甚至她覺得齊湘雅的表現她非常能理解,只是她連像齊湘雅那樣直白地表達自己的情緒都做不到。

  帶好家教的資料,她迎著風雪出了門。

  忙碌讓她無暇顧影自憐,她像是被什么推著,不敢停下步伐,迅速投入到了“家教掙錢”的角色中。

  等到周一祝薇薇回來,齊湘雅已經平靜了許多,寢室里大家默契地閉口不提成瀚表白的事情,就連咋咋呼呼的王茂娜都變得十分安靜,眾人上學、去圖書館、回寢室三點一線,仿佛已經專注學習到忘我境界。

  然而對比之前還是會發現不同,比如說四人再也不是結伴而行,就連打水都不再全寢出動,齊湘雅和祝薇薇幾乎不再同框;又比如說大家每晚依舊在圖書館自習,但男寢的人沒有再和她們一起;再比如說成瀚仿佛失蹤了一般,自此沒有再在她們幾人面前出現過,別說找祝薇薇,就連盧辛語都沒找過。

  日子就這樣飛快流去,眨眼就過了元旦,迎來了期末。

  黑色的期末周讓整個校園的氣氛都變得緊張起來,大家的話都更少了,夜晚寢室和開水房也蹲了人,全是臨時抱佛腳的同學們。

  一科接著一科,雖然煎熬,卻也總有考完的時候。

  寒假就這么猝不及防地來臨了。

  收拾東西的時候,盧辛語跪在床上,腦海里全是姐姐盧辛雯給她打的那通電話。

  她姐決定今年過年不回家了,她要留在城里打工賺錢,因為奶奶還在拿那六千塊錢說事,雖然大家都相信不是母親偷的,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母親偷的,但同樣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不是母親偷的,所以母親一直被奶奶碎碎念。

  而姐姐想要的做的事情就是把這六千塊錢的窟窿給奶奶堵上,順便堵住奶奶的嘴巴。

  “我寧愿在這邊掙錢也不想回家看他們扯皮,我覺得心累得很。”姐姐如此說道。

  盧辛語擔心姐姐的住宿問題,畢竟寒假申請留宿十有八九不會被批。

  姐姐卻早有準備的告訴她,她找到餐廳服務員的工作,包食宿。

  盧辛語因此知道,姐姐早已心意已決,打電話過來也只不過是告知她而已,并不會聽她的任何建議。

  嗚嗚——

  床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盧辛語拿起手機,看到是成瀚打過來的時候有那么幾分詫異。

  自從圣誕節之后他們就基本上沒怎么聯系了,她心里知道,期末太忙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猶豫了片刻她才接起電話來,“喂?”

  “收拾好了沒,我們一塊兒打車去火車站吧,我在你們樓下等你?”

  聽到成瀚的話,盧辛語這才想起,她怎么忘記火車票這茬了。

  每年學校都會給學生統一訂票,她和成瀚一個地方的,每次都是一趟車回家,而且座位都不會隔得太遠,稍微和別人換一下就能坐到一起了。

  即便她想逃避,現實也不允許,他們之間有太多的牽扯了。

  她突然有些慶幸祝薇薇已經回家了,這樣她下樓見成瀚、和成瀚一起離校也不會顯得太尷尬。

  “好,我馬上收拾好,”盧辛語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這樣吧,一點二十樓下見。”

  約半個小時后,盧辛語按時和成瀚匯合。

  兩人還是像以往回家一樣一起同行,但是這一次,枯燥的長途火車旅途上,兩個人再也不像以往一樣有說有笑、打發時間。

  盧辛語背了本小說書,假裝看得起勁;成瀚雖然換了位置坐在她旁邊,卻也是戴著耳機聽歌。兩個人各懷心事,誰都不知道該怎么緩和這僵硬的氣氛。

  冬天回程總是難熬的,放假遇上春運,車廂里密密匝匝全是人,過道也全都站滿了,去接開水泡桶面一個來回就能耗上半個多小時,這還是順暢的情況下,要是堵得嚴重的時候,一個小時之內回來就算好的了。

  盧辛語買的硬座,成瀚家條件不錯,他其實是完全可以買硬臥票的,但次次都為了遷就盧辛語跟她一起買硬座票。

  以前盧辛語還特意叮囑過他讓他不用這么做,但成瀚卻回答說他這樣只是想要鍛煉自己,不想浪費錢,盧辛語也不好多勸了。

  此時此刻,盧辛語坐在靠窗的那一側,透過車窗玻璃,她可以看到玻璃上倒映的場景。

  夜已經深了,車廂里的燈也暗了下來,過道上依舊塞了許多人,他們或是倚靠或是用手撐著旁邊的椅背,閉眼在轟隆聲中打著瞌睡。

  近了,她可以看到他們這一排。

  三個人的座位擠了四個人,成瀚挨著她,戴著耳機閉著眼睛,仰頭往后靠著。

  那俊朗的眉目也染上了倦意,臉上寫著疲憊。

  他原本是可以不用遭這種罪的。

  想到這里,盧辛語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

  她忍不住用手撐住下巴,細細地通過玻璃打量起他來。

  那熟悉的眉眼,她好像從來沒有認真瞧過,卻又仿佛刻在心頭。

  時光仿佛一根根看不見的絲線,串起了那些平凡而又深刻的過往,然后倏地收緊,讓她的心止不住開始疼痛。

  朋友。

  這兩個字眼那么的美好,才該是他們最好的位置不是嗎?

  就像現在一樣,就這么靜靜地、默默地看著他不就很好嗎?

  看著看著,她就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

  撐著手睡還是不舒服,當她的頭磕在成瀚肩膀上的時候,一直假寐的成瀚睜開了眼睛。

  看著近在咫尺的人兒,還有她那恬靜安然的睡顏,他的唇角漸漸地彎了起來。

  也只有在她睡著的時候,他才敢那么肆無忌憚地打量她。

  這是他從小到大一直喜歡的女孩兒啊。

  但他慫,他不敢表明自己的心意。

  祝薇薇只給了他這個寒假的時間,他必須想好怎么解釋圣誕節那天的事情。

  他該怎么辦呢?

  他又該怎么對他的小魚丸說呢?

  成瀚茫然了,他只能偷偷地端詳她,然后在這偷來的時光里,聞著她香甜的氣息,想要什么都不管地就這樣靜靜守候在她身旁。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51107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免费股票推荐软件 山东的十一选五 短期理财产品排行 安徽11选5 陕西神木麻将亮六飞一 乒乓球直播吧 000034股票行情 广西新快三开奖结果 600868股票行情 广广东11选5走势 四方河南麻将微信版 中国足协国际足球赛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哈灵浙江麻将作弊器 下载微乐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