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082 剛在一起就要分開?(一更)

082 剛在一起就要分開?(一更)


  所謂樂極生悲,成瀚覺得這大概講的就是他。

  剛才兩人決定來足球場散步,他這才想起了輔導員讓他去找副院長的那一幕,然后就想起了他要出國的事情。

  此時此刻,他無比后悔自己沖動之下做的決定。

  趁著去衛生間的間隙,他撥打了副院長的電話,雖然知道這是節假日,這樣突然打電話給副院長會很不禮貌,但他真的想要問問能不能把他的申請材料給撤回來,誰知道電話沒人接聽。

  所以來到足球場后,他整個人都有些情緒低迷。

  他不敢想,如果……如果申請材料撤不回來,并且會非常順利地通過審核,那他該怎么辦?

  出去交換一去就是一年,而且按照這次赴美交換生的項目來看,當地的大學會在秋季也就是8月份就要求入學,現在已經六月中旬了,那他和小魚丸的分開豈不是就在眼前?

  他剛剛才和她把所有的誤會解開,他怎么可能離開她!

  這樣一想,他更是想給自己兩拳。

  成瀚你看看,你這干的都是什么事!明明之前你都那么堅定不出國的!

  就在他自責不已的時候,盧辛語等不到他回答,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口,然后試圖將他袖管擼起來。

  手腕一涼,等成瀚從自己的思緒里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手臂上的傷已經完全暴露在了盧辛語眼里。

  好在傷口是包扎好的,沒有直接赤裸裸地袒露出來,否則看到那接近十公分的刀口,盧辛語一定會炸毛的。

  “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受傷了,什么時候的事情?就是因為傷口你才穿長袖的對吧?說吧,為什么瞞著我!”盧辛語目光定定地直視著他,張口就是一連串詢問,根本不給成瀚閃躲的機會。

  成瀚沒有想到,她說的竟然是這件事。

  “我……”

  “那天薇薇逃課,是不是去醫院看你去了?”盧辛語緊接著又問。

  成瀚知道,盧辛語并不好糊弄,她有著敏銳的觀察力,但凡她上心,那什么都逃不過她的眼睛,這也是他之前為什么會躲著她并且要求室友們不準提及這件事的原因。

  只是沒想到,她還是發現了。

  沒打算撒謊,他抓住了她的手,安撫性地摩挲著,說道:“還記得前幾天校園論壇上吵得沸沸揚揚的搶劫案嗎?”

  盧辛語點頭,眉頭卻高高蹙起。

  成瀚繼續說道:“那其實并不是一起簡單的搶劫案,歹徒見色起意,我恰好經過,就出了手,這道傷口就是和歹徒搏斗的過程中被歹徒用刀劃的。”

  他說得言簡意賅,盧辛語卻聽出了其中的兇險,立即心中焦急,忍不住低頭往他的傷口看去。

  雪白的紗布遮住了傷口,她卻在腦海中想象出傷口猙獰、血腥的樣子,頓時心疼,“嚴不嚴重?”

  話是這么問,但她并不相信他的回答,立即又說道:“我要看看。”

  因為她知道他定會報喜不報憂,把傷勢輕描淡寫,只有親自看了她才能放下心。

  成瀚嘆了口氣,緊握住她想要動彈的手,“傷口包著呢,回頭換藥的時候再給你看,免得感染。”

  他怕她擔心,只能用感染這種事來讓她主動退步。

  盧辛語卻不是好哄的,“這個天熱,這兩天肯定要換藥,我盯著你,別想糊弄我。”

  成瀚就知道是這么個結果,只好將她拉進懷里,“真的沒事,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盧辛語卻推開了他,抬眸再次盯著他,“等等,你那天真的是恰巧經過嗎?”

  成瀚一時間沉默了下去。

  盧辛語看著他,透亮的眸子里漸漸浸潤了水光。

  成瀚看到她淚盈于睫的模樣,心頓時揪著疼,長臂一攬,力道十分強悍,不由分說地就將她直接禁錮在懷里,單手攬著她的背,手背上隱約可見因為用力而鼓起的青筋。

  那無法克制的力道,恰如他無法克制的愛意。

  “告訴我,你那天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為什么?”盧辛語的聲音里隱有哭腔。

  那天晚上成瀚沒回寢室,他室友的電話還打到了她們312寢室來,她記得祝薇薇問自己回來的路上有沒有見過成瀚,很顯然,這是成瀚的室友托祝薇薇問的。

  那為什么成瀚的室友會懷疑自己和成瀚在一起?當時她沒多想,可到今日,知道成瀚出現在東門,并且時間就在她經過后幾分鐘,她還有什么想不通的!

  “小魚丸。”成瀚嘆息,更加用力地將她抱住。

  盧辛語卻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是不是因為我?你其實一直在跟著我?是不是?”

  “小魚丸,我是和歹徒搏斗受的傷,和你沒關系。”

  成瀚想讓她不要自責,但這變相的回答落在盧辛語耳底,一下子肯定了她心中猜測。

  她的淚水再也忍不住,隨著眨眼的動作,刷地一下就流了下來。

  她并不笨,稍微一想就能想到,那天是真的有人在跟著她,只是那人不是她想象中的歹徒,而是成瀚。

  至于他為什么跟著她,除了擔心和保護,還能是什么?

  成瀚正疑惑盧辛語怎么就不繼續追問了,緊接著就感覺到胸口濕了,并且還有熱意,明顯就是盧辛語哭了。

  他一下子慌了,“小魚丸你別哭啊,你別哭。你看,我真的沒事,這不好好的嗎?那天只是湊巧,我……”

  他話還沒說完,盧辛語已經踮起腳尖堵住了他的聲音。

  ……

  過了許久,兩人坐到了看臺上,此時盧辛語的情緒已經緩和了許多。

  在她的逼問下,成瀚老老實實地交代了他這半個多月跟蹤保護她的事情。

  盧辛語這才知道,她所以為的安全都是他在身后默默地保駕護航。

  將頭靠在他肩膀上,她下意識地抓緊了他的手臂。

  “就在昨天,我也來這里坐了會兒。”

  她仰頭望向天空,此時天色已經黑了,遠處暖黃色的路燈已經亮了起來,足球場相對黑暗,使得她能更好地看清楚天上的景色。

  今夜無月,頭頂上的星空十分璀璨,隱隱能夠看到銀河。

  耳邊還有蛐蛐的叫聲,不知道是藏在哪個角落里,此起彼伏地響著,奏響了獨屬于夏天的交響樂。

  盧辛語的思緒回到了昨晚,昨晚的夜空也和今夜一樣,璀璨到令人不一小心就放松了思緒。

  回憶的觸發往往源于某種感官那一瞬間的熟悉感,就在夏風拂過的那一瞬間,昨晚的她想到了他們初三畢業的那個夏天。

  那個夏天,成瀚失去了母親,而她一度以為自己會失去他。

  盧辛語永遠忘不掉那個充斥著悲傷還有流言的夏天,忘不掉那個頹廢墮落的成瀚,忘不掉她看到他猩紅雙眼時的恐慌與擔憂。

  陡然間,手里的奶茶被她大力捏著擠了出來。

  奶茶汁打濕了手背,她這才醒神過來,但心臟處那仿佛被人捏緊、疼痛到窒息的感受卻滯留在身體里。

  恍然間,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當時我就在想,原來那時候的心疼,就已經是因為喜歡了嗎?我不知道,沒有答案。”盧辛語靠著他的手臂,只覺得十分安然,比起昨天的惶恐和迷茫,今天的她已經能夠用平靜的語氣去敘述昨晚的心境。

  從六歲到二十歲,整整十四年,成瀚早就融入了她的生活,無處不在,而她竟然連自己喜歡上了他都不自知,如果不是齊湘雅突然說要表白,她或許永遠都不會發現。

  抬頭看向星空,那明亮的星子,恍如他的雙眸。

  再一偏頭,她就撞入了他如星子般璀璨的眸子里,然后看到了那個小小的自己。

  他眼里的自己,仿如一個光點,閃爍著、跳躍著,熠熠生輝。

  “小魚丸。”成瀚捧住了她的臉,心潮澎湃,復雜不已。

  他喜歡了她那么多年,而現在,她告訴自己,她好像也在很早之前就動了心,這令他如何不激動?

  激動到,他甚至只會傻傻地望著她,不知道該干些什么來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

  明明從小一起長大,他卻怎么也看不膩她的樣子,反而希望能一輩子看下去,直到他閉上眼的那天。

  盧辛語對上他的眸光,只覺得整個心都漲得滿滿的,她的唇角忍不住彎了起來,然后沖他笑了笑。

  “真好,我們還是走到了一起。”她喟嘆一聲,然后滿足地將頭埋進了他的懷里。

  成瀚擁抱著她,手臂卻一緊。

  他們是走到了一起,但……

  “小魚丸,我可能要去交換了。”

  猶豫了半天,他還是決定和盤托出。

  “交換?”盧辛語還沒反應過來。

  “就是交換生。”

  盧辛語陡然坐直了身體,一臉震驚地看向他,“你、你說什么,什么交換生?”

  她自然知道交換生是什么意思,只是不敢相信,成瀚這是要……出國?

  這個消息來得猝不及防,她還沒有做好任何心理準備,尤其是他們現在剛在一起。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37679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王者陕西麻将app 股票分析三大方法 北京快3直播开奖直 短线股票推荐山鹰王子 福彩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配资骗局 福彩25选7走势图 闲来潮汕麻将下载 上证指数20年走势图 4场进球彩走势图 拉伯配资 法国足球 广西快3基本走势 5元以下股票推荐 重庆麻将成麻规则 安徽11选5历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