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098 為成瀚與母親爭執(二更)

098 為成瀚與母親爭執(二更)


  盧辛語面無血色,她沒有想到母親竟然還在里面的屋子里沒有起床,都怪那個夢,把她都嚇懵了,以至于她毫無防備地就在陽臺上和成瀚通了視頻,結果現在……

  她不確定母親聽見了多少,但母親明顯是懷疑了,偏偏她又不擅長說謊,用成瀚的話來說,她就是心理素質太差了。

  “我都聽見了,你想好再給我解釋。”丁懷秀目光沉靜,像是看透了女兒的小心思一般。

  盧辛語再也藏不住,嘴唇都有些顫抖,半晌才鼓起勇氣說道:“我、我和成瀚在交往。”

  說完她飛快地低了頭,不敢去看母親的眼神。

  心里卻道:完了完了,這回要死了。

  她知道母親一向不待見成瀚,正確來說,這片地方很多人家都用異樣的目光看待成家,這也是她為什么不敢像大姐盧辛雯一樣公開戀情的原因。

  “什么時候的事?”丁懷秀問道。

  盧辛語聽著她媽媽冰冷的腔調,頭埋得更低了,“去、去年夏天。”

  她心中忐忑極了,從小到大她都是乖乖女,從來沒有忤逆過父母的意思,除了談戀愛這件事。

  不是說父母不允許她談戀愛,而是父母一定不會支持她和成瀚談戀愛,畢竟他們成為朋友的這件事,母親都是不太贊同的。

  她只能埋著頭,等待母親訓話。

  可是等了許久,頭頂上方都沒有傳來聲音,她只能緊張不安地抬起頭來。

  這一抬頭,就看到她媽媽微紅的眼眶,她媽媽像是被這件事給震驚到了,所以說不出話。

  “媽。”盧辛語不禁喊了她一聲,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拽了拽她的衣袖。

  丁懷秀這才嘆了口氣,恨鐵不成鋼地說道:“辛語啊,我不是給你說了少和成瀚來往嗎,你怎么就是不聽呢,還……H和他談戀愛,你要我怎么說你!你明明知道——”

  “媽!”盧辛語鼓起勇氣打斷了她媽媽的話,“是,我明明知道成瀚他媽媽是個販毒分子,但是他媽媽是他媽媽,他是他啊,不能因為他媽媽的過錯,我們就全盤否定成瀚啊!你之前還說成瀚優秀呢,他憑自己的努力過關斬將,靠自己當交換生出國,就因為他母親,他的所有優點就要被抹殺嗎?”

  “是,他是他,可鄉里人不這么看啊。他爸和他哥的工程款哪兒來的?鄉里鄉親都說那是他媽媽販毒來的!有錢又怎么樣,那錢不干凈啊!你要是和他談戀愛,別人怎么看你?這世道,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你懂嗎?”

  “我不懂!當初法院都判了,他媽媽的毒資全部都被沒收了。他爸和他哥搞工程,那是合法的個人收入,大家憑什么這么說?”

  “憑什么這么說,你就敢說他爸當初發跡沒有他媽媽在后面支持嗎?這種哪里能算得清楚?”

  盧辛語一下子無話可說,她死死地咬住嘴唇,眼里涌上了淚水,卻倔強地不肯哭出來。

  丁懷秀一下子就心軟了,柔聲勸慰道:“我知道你和成瀚關系從來都好,但做朋友是做朋友,談戀愛就不一樣了。辛語啊,媽不希望你和他在一起是為了你好啊,他們那種家庭,比我們家都還要復雜得多,你要是嫁進去,除了要忍受村里人的異樣目光和閑言碎語之外,你還要處理他家那堆事啊。據說她媽媽之前還生了個傻子,現在倒是前夫那邊在養起的,可那前夫還是個殺人犯,牢底都要坐穿的那種,以后前夫家爸媽百年歸天了,他那個哥哥誰來負擔,還不是他!”

  丁懷秀忍不住嘆氣,溫言軟語地講道:“這些我以前都沒和你說,是因為每次一說到成瀚你就維護他,再說這是別人家的事,我也不想讓你覺得你媽是個嘴碎嚼舌根的,但現在不一樣了,你必須要把這些考慮進去,你懂嗎?除非你只是談戀愛,不奔著結婚去!”

  盧辛語忍不住往后撤了一步,怔怔地看著她媽媽。

  “媽,我……”

  “你已經成年了,做什么選擇要自己想想清楚。婚姻不是兒戲,尤其是女人,結婚就是第二次投胎,第一次你沒得選,但第二次完全是你自己的選擇。選不好,以后有你后悔的!”

  丁懷秀從嫁到盧家就一直在受婆婆的氣,丈夫以前也愛賭錢,也就這幾年孩子大了,個個都在讀書,開銷大了有了緊迫感,這才收了心,但要講體貼人,那也是不合格的。

  在農村,兩口子都忙著掙錢,成天跟陀螺似的轉個不停,哪里有閑工夫溫存?

  總之,浪漫是不存在的,只有生活中的相互扶持。

  丁懷秀還念著這相互扶持的情誼以及這幾個乖巧的孩子,否則就沖盧建華那大家長主義和溫吞的脾性,她早就離婚了。

  “這振興村放眼望去,大部分的女人成天就只用帶孩子,要么就在麻將館里待著。滿街的媳婦,除了老張家的,我敢說就我最勤快!我圖什么?我成天這么累死累活的,不就是想你們幾個有出息嗎?”

  興許是丁懷秀和盧辛語說話的聲音太大了,盧語潔和盧辛雯都起了床,然后扒在窗邊默默地注視著事件的發展。

  “二姐怎么就暴露了?”盧語潔不禁擔憂。

  “不知道。”盧辛雯擰著眉,沒想到大過年的就上演這么一出。

  “我們要不要出去?”

  “出去干什么?火上澆油?這件事你知道就算了,媽要知道我這個做大姐的也知道,而且還幫你二姐瞞著她,她不得氣壞了。先看看你二姐怎么說再說。”

  “哦……”盧語潔搓了搓自己皺成小包子的臉,默了。

  這頭,盧辛語抬頭就瞟到了盧語潔和盧辛雯。

  盧語潔見她看過來,連忙給她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盧辛語連忙垂眸,怕被她媽媽發現端倪,心卻定了定。

  這件事遲早都會被她媽媽知道,畢竟紙包不住火,再說她也沒打算一輩子地下戀。

  主要是今天被抓包,太過突然,以至于她有些措手不及。

  其實對于坦白的這一天,她早就設想過很多次不是嗎?

  這么一想,她又鎮定了幾分。

  “盧辛語,你到底聽見我說話了沒有?”等不到她回答,丁懷秀怒問。

  盧辛語這才重新抬起頭,然后深吸了一口氣,回道:“媽,我的選擇是,和成瀚繼續好下去。”

  “你,你這丫頭怎么油鹽不進呢?我剛才給你分析的那些你都當耳邊風是吧?”丁懷秀氣急。

  盧辛語眼眶含淚,眼神卻非常堅定,“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成瀚他真的不一樣,你別這么說他。上一輩的事情,他選擇不了也改變不了,就像我們選擇不了自己投生的家庭一樣。我是真的喜歡他,至于未來我沒想好,但我們兩個有手有腳,只要愿意勤快,日子總會越過越好的對不對?至于你說的鄉里人的看法,我不在乎。再說以后我倆肯定不會留在鄉里,一定會去城里發展,住得遠了,各過各的日子,誰又管得了別人家多少閑事,對不對?”

  丁懷秀看著盧辛語,不由得長長嘆了口氣。

  她這幾個女兒,表面上看性格各不一樣,但實際上一個比一個倔,認定的事情都不會輕易更改,而且都極有主意。

  “我話說了這么多,你還是聽不進去,我也不知道還能和你說什么了。”丁懷秀感覺有些挫敗,眼里也含了淚水,“我這輩子沒有什么別的要求,就希望你們幾姐弟都能過得好好的,你怎么就……”

  盧辛語連忙伸手拽住了她媽媽的衣袖,眼睛一眨淚水就掉了下來。

  “媽,你怎么就知道我以后過不好呢?對吧?這日子是一天一天過出來的,再說成瀚知根知底的,撇掉他家庭不說,你也承認他是優秀的。他對我很好的,從小都是,要不然你也不會放心讓我和他做朋友不是嗎?媽,你能不能把心放寬點兒,先看看再說?總得給成瀚和我一個機會吧?”

  “是是是,我說不過你。”丁懷秀把她的手拿開,一副不想和她說話的樣子。

  盧辛語收回手,滿是不安。

  反正現在事情都這樣了,她倒不怕她媽媽責備她,就怕她媽媽自己想不開。

  “行了,你也大了,又讀過書,道理一套一套的,我說不過你,你自己好好想想。”丁懷秀說完,轉身就朝樓梯口走去。

  盧辛語抬步想要追過去,又不知道還能再說些什么。

  就在這時,丁懷秀卻停下腳步,扭頭朝她的方向看來,然后又掃了眼屋里。

  盧辛雯和盧語潔連忙把頭埋下去。

  “行了,別藏了,給我出來!”

  一聽到母親這嚴厲的語氣,盧辛雯和盧語潔暗叫糟糕,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媽。”盧辛雯喊道。

  盧語潔也跟著喊:“媽……”

  她帶著幾分討好和撒嬌,語調故意拖長,奈何丁懷秀不吃這一套,冷冷地瞪了她一眼,隨后教訓兩人道:“你們就都幫她瞞著嘛,有什么事也不和我們大人商量,一個個主意都大得很是不是?”

  “不是,媽,我們……”

  盧語潔想要辯解,丁懷秀卻冷聲打斷,“趕緊給我收拾洗漱,一會兒去墳上拜年!哼!”

  說完丁懷秀就下了樓去,留下三姐妹大眼瞪小眼。

  “行了行了,趕緊下樓收拾去,我去喊小弟起床。”大姐盧辛雯發了話。

  盧辛語抹了把眼角殘余的淚水,正要抬步下樓,就聽到手機里傳來成瀚的喊聲,“小魚丸?小魚丸!”

  盧辛雯和盧語潔還沒走,自然也聽見了,兩人都回過頭來看著她。

  盧辛語大囧,把手機翻過來一看,這才發現她剛才被母親嚇了一跳,倉惶之下根本就沒有關掉視頻!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32411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是什么导致股票涨跌 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 东北期货配资网 乐天赢配资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湖北快三快三推荐号码 浙江11选5一定牛 lol赛程 美欣达鲍凤娇 理财平台哪个好 长春科乐2毛麻将 福建快3一 乐透游戏大厅 nba球队球员名单 股票融资比例高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