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099 往事,成瀚母親死因(三更)

099 往事,成瀚母親死因(三更)


  “走吧。”盧辛雯戳了盧語潔的背一下,然后給了盧辛語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

  盧辛語吐了口氣,然后走到了陽臺盡頭,十分沮喪地低著頭。

  “小魚丸,看著我。”電話那頭傳來成瀚擔憂的聲音。

  盧辛語心里特別復雜,她吸了吸鼻子,然后才抬起頭來,卻不敢直視他那一雙黝黑透亮的眸子,懷著僥幸的心理問道:“你……你都聽到了?”

  “嗯。”成瀚不想騙她。

  盧辛語立即露出愧疚自責的神色。

  她媽媽說的那些話還是挺傷人的,她原本沒想讓成瀚聽到她和母親的爭執,但現在……

  “對不起,我……成瀚,我媽她……”

  “我知道,不要說對不起。小魚丸,是我連累你被你媽媽訓了,你不哭好不好?不哭好不好?”見盧辛語眼淚掉下來,成瀚立即手足無措,連忙安慰,“你這樣哭我會心痛的,我心里特別難受,而且我又不在你身邊。小魚丸,不哭了好嗎?”

  盧辛語聽到他驚慌心疼的聲音,連忙抹了眼淚。

  本來受到傷害的是他,結果她反而要他來安慰,她立即覺得自己不像話,一邊抹眼淚一邊點頭。

  “我家小魚丸最乖了,來,我看看,眼睛是不是紅了?”成瀚連聲哄著。

  盧辛語害羞,立即把鏡頭壓下,然后跑進屋子里扯了紙巾把眼淚擦干,這才重新和他視頻。

  “成瀚,”她喊了一聲,聲音有些沙啞,“你不要介意我媽說的那些好不好?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

  “她只是太擔心你了,我知道的。”成瀚望著她,眸光里滿是溫柔,“小魚丸,你真的不用給我道歉的。最重要的是,你還是選擇了和我在一起,這就夠了。”

  盧辛語一震,鼻頭立即涌上酸澀的感覺,眼眶里也再次泛起淚花,那是感動的。

  她還記得,初三那年,成瀚的媽媽出事,那時候成瀚面對詆毀和流言,全是拳頭上陣。

  她沒有想到今日,他居然會為了她而妥協,甚至變得如此平靜。

  是時間的力量,還是因為……他愛她?

  “成瀚……”她更加心疼了。

  那年夏天,他們正在備戰中考,他倆約好了要一起從且蘭中學考到縣城一中去。

  可就在考試前幾天,成瀚的媽媽突然死在了鎮上的一家賓館內。

  季秋死得很蹊蹺,成瀚的父親成毅難以接受這個事實,最終要求解剖尸體。

  誰知道這一解剖可就不得了,成瀚的母親竟然在體內藏毒,裝著那害人玩意的口袋在胃里破了,由此導致死亡。

  而那系著口袋的細繩,另一端還系在季秋的牙齒上,這一切都表明,季秋就是個販毒分子。

  那些年成毅還是個包工頭,常年在遷安市和周邊各個縣份接項目,根本不著家。

  季秋的行蹤他也沒怎么管,直到尸檢結果出來,他還不敢相信,他的枕邊人竟然販毒!

  當時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縣里電視臺還翻來覆去地播報了好幾天關于這件事的新聞,成家一下子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這可是犯罪啊!

  誰知道成家有沒有同謀!會不會還有警方沒查出來的?

  還有,成家的錢是不是干凈的?會不會是靠毒資發家的?

  一下子,曾經在鄉里富裕的、被人羨慕的成家成了眾矢之的,同時被大家遠遠疏離。

  鄉里窮,人們或多或少會有一定的仇富心理。

  這種心理平時不明顯,但當成家出了事,而且還是這么一樁丑事,是法律都要判定有罪的事,這種心理就被放大了,仿佛他們曾經的嫉妒都變得有根有據起來。

  另一方面,人們都是趨利避害的,也怕家里人和成家走得太近,也沾染了這些要命的東西。

  就這樣,成瀚不僅失去了最愛的母親,還受到了鄉里人的指指點點,學校里也聽到了風聲,同學們都在孤立他,還有很多人在嘲笑他,甚至還有人在校門外攔住他,將他一陣暴打。

  因為販毒分子是非常可惡的,他們害了多少家庭家破人亡!而季秋已經死了,所以成瀚就成了他們發泄的出氣筒。

  盧辛語害怕不已,中考前一天的晚上,她是在一條小巷子里找到的成瀚,當時他臉上全是血,趴在地上,嚇得她腿都軟了。

  她打了120,送他去了醫院,因為沒錢,還打了班主任的電話。

  第二天,成瀚在她的勸說下帶傷去考了試。

  最后一門考試的時候,他又掛了彩,因為遲到超過了半個小時,被監考老師攔著沒能進入考場,做缺考處理。

  這就樣,因為發揮失常和缺考,成瀚中考徹底考砸。

  盧辛語得知他缺考后憂心不已,卻到處找不到他人。

  已經放假了,但她特意拖延在學校多留了一天,沒有第一時間回家。

  那天晚上,她找遍了學校附近的巷子,終于在學校圍墻后的網吧樓下找到了他。

  他依舊在和別人打架。

  盧辛語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勇氣,當時就朝那些人吼道:“你們再打我就報警了!”

  但她只是個柔弱的初中生,那些人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甚至見她長得漂亮,還吹口哨、不懷好意,把她的路給堵了。

  她害怕得尖叫,因為她根本沒有手機,所以連報警都做不到。

  后來是成瀚發了狠,不要命地和這些人硬碰硬,才讓她沒有受到傷害。

  而網吧里的網管探出頭來發現要鬧出人命了,這才幫忙報了警,才解決了他們的危局。

  那是盧辛語人生第一次進警局。

  錄口供的時候,她渾身顫抖,驚魂未定。

  誰知道經歷了這么一遭,從警局出來后成瀚卻沒有給她好臉色,他甚至還兇她,“你來干什么,只會拖累我!你走吧,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那時候的成瀚就是只炸毛的刺猬,見誰扎誰。

  她心疼他,盡量放松語氣講道:“別打架了好嗎?成瀚,我們回家。”

  “不打就等著挨打,你也想看到我被打是吧?反正我被打活該,對吧?你們都是這樣覺得是不是?”

  “不是!不是這樣的!”

  “那是怎樣的?”他眼里充滿了譏嘲,明顯是誰都不信了。

  盧辛語理解他,因為他最好的兄弟因為這件事明顯和他疏遠了,甚至有天在背后嘲笑他被他聽了個正著。

  沒有什么比最親近的人捅一刀更痛了。

  “成瀚,我們回去吧,你別再傷害你自己了。”盧辛語只能哀求道。

  但此時此刻,成瀚怎么聽得進她的勸?

  他冷漠而防備地看著她,然后往后退,最后直接轉身走了。

  盧辛語想要追上去,奈何他個高腿長,沒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人影。

  就這樣,盧辛語失魂落魄地回了學校。

  第二天,她只能收拾行李離開學校。

  接下來的這個暑期,她借著班級聚會和中考查詢成績等借口,在爺爺、奶奶的眼皮子底下又去了好幾次鎮上,知道成瀚一直在各種找人干架,但一直都沒有撞見他。

  終于,中考成績出來張貼榜單的那天,他出現了。

  盧辛語見到他的時候,哭成了個淚人。

  成瀚沒有想到她竟然那么堅持。

  鎮上就這么巴掌大點兒的地方,盧辛語每次來的時候,他都故意躲開了她,但實際上都盯著她的行蹤。

  看到她每次失望而歸的時候,他心里就特別矛盾。

  直到貼榜的這天,他發現自己考得很差,再也不能和她讀一個班,甚至連考一中都很吃力,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與她分開的時候,他慌了。

  這一刻他陡然意識到,他當初推開她,其實是因為害怕未來失去,所以潛意識地想要遠離,覺得從未擁有就不會痛苦。

  但當他真的有可能和她分開的時候,他才發現他根本做不到,他一點兒都不想和她分開,他喜歡上她了!

  那一天,他借著讓她寬慰他的借口,第一次大膽地抱了他。

  彼時,盧辛語還將他當作最好的朋友,毫無防備。

  而那個夏天的黑暗與傷悲,在那個擁抱里終結。

  他想要向她靠近,向他的陽光靠近,于是他主動的從黑暗里走了出來。

  “小魚丸你知道嗎?如果沒有你,我可能永遠都走不出來,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成瀚,所以最不該道歉、最不該內疚的人就是你。相反,我還要謝謝你,謝謝你從來沒有放棄我,謝謝你現在還選擇繼續和我在一起。你是我最大的動力與支撐,所以只要你在,那就夠了。”

  聽著視頻那頭成瀚的話,盧辛語淚如雨下,然后拼命地點頭。

  她會永遠和他在一起的,永遠。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32363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快3开奖结果今天甘 p62历史开奖号码黑龙江省 股票配资门户 内蒙古快三今天 股票分析 大数据 真人赌博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配资平台千层金 吉林的快三开奖结果今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怎么看 竞彩北京单场专家推荐 聚富人配资 血战到底游戏下载 欢乐四川麻将血流成 中天微股票 内蒙古快三开奖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