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04 跳蚤市場,大四記憶(二更)

104 跳蚤市場,大四記憶(二更)


  成瀚在見了盧辛語之后回了趟家,把科目四考完、陪家里爺爺呆了幾天之后又趕回了學校。

  既然決定了畢業直接找工作,他也沒有耽誤時間,積極地尋找實習機會。

  轉眼,假期一晃而過。

  進入大四之后,時間就像是流水一樣,流逝得飛快。

  國慶前后,校園里舉辦了好幾次畢業生大型秋季招聘會,雖然盧辛語和成瀚商量的結果是回老家的省城打拼,但遇到合適的機會也會爭取。

  D市臨海,外貿企業很多,D大又是著名的財經類院校,備受各大企業青睞。

  成瀚英語出眾,又有出國經歷,再加上所學專業本身就與財經有關,相關專業術語信手拈來,簡歷投出去之后,很快就受到了一家跨國集團的青睞。

  成瀚想的是,這種跨國集團很難進,他即便不長待,進去磨礪個一兩年也能增長見識,而且未必沒有調到老家的機會,如果實在沒有,到時候再辭職,簡歷上也會增添一筆,更有競爭力。

  因為公司分部就在本市,所以公司那邊已經提前通知他實習了。

  盧辛語的專業留在D市是很吃香的,但老家在祖國西南腹地,國際貿易的開展較為落后,她去了兩次招聘會,發現百分之九十的工作崗位工作地點都在D市或者其他沿海城市,于是放棄了學校的招聘會,直接在網上尋找老家省城的工作機會。

  選擇面倒也不少,金融行業、經濟專業的工作都可以沾邊。

  她投了好幾分簡歷,手上倒也握了兩三個選擇,但一直沒能下定決心。

  成瀚幫她篩選了半天,最終選擇了老家省內一家非常有名的大型國企,主營磷礦,本部在省會,工廠主要集中在與他們老家河縣相鄰的福縣,成瀚特意托人打聽了,福利待遇非常好。

  盧辛語也看中了這家企業,決定回去面試。

  成瀚已經上班了,沒法陪她,只能幫她買了機票,打點好一切。

  半個月后,面試結果出爐,盧辛語殺入重圍,緊接著體檢,和企業簽了三方協議,等待企業通知入職。

  盧辛語查詢了一下,這家企業往年秋招都會到來年暑假才會通知大學生正式入職,也算是非常人性化。

  這樣一來,工作落實到位,她基本上算是高枕無憂,只用專心寫畢業論文。

  論文選題結束之后,一晃就是寒假。

  因為成瀚只有7天的春節假期,要到過年前才放假,所以盧辛語先回了家。

  兩人以為很快就能相見,卻萬萬沒想到這才是真正異地戀的開始。

  臨近春節,帶成瀚的那個前輩家里突然有事,恰逢公司有筆外貿合同要與C國那邊簽訂,那前輩就推薦了成瀚,成瀚初來乍到就被委以重任,自然不能臨陣脫逃,只好硬著頭皮接下。

  工作內容倒也不難,合同是續簽,條款大部分沿用上年,只在商品價格和運輸費用這一塊兒需要重新磋商,成瀚要做的事就是準確翻譯。

  只是要跟隨部門經理親自前往C國,所以錯過了春節沒法回家而已。

  盧辛語得知后,既為他高興,又無比想念他。

  萬幸的是,C國之旅很順利,成瀚首戰告捷,加了薪水,但沒補假期。

  外企就是這種,節奏緊張、壓力山大,不過卻很能磨礪人。

  “那你寒假結束就趕緊回來好不好?”兩人通電話的時候,成瀚懇求道。

  盧辛語擰著眉頭,有些遲疑。

  “怎么了?”成瀚連忙問。

  “我媽讓我幫她在家賣粉。”

  “……”

  盧辛語見他失望,心里也很不好受,但是……

  “現在早餐店的生意很好,我媽一個人忙不過來,我爸不得不經常在家幫她。你也知道,我爸還開著出租車,每天不管車子跑沒跑,都必須上交給出租車公司100元,我爸要是老這么困在家里不去跑車,那就是虧本生意。我工作已經落實了,只有論文要寫,在學校寫和在家寫都一樣,只要按時和導師郵件溝通就行。所以我媽讓我在家幫她,好歹撐到夏天,到時候出租車租期滿了,她和我爸再另做打算。”

  成瀚知道她家里的情況,她家好不容易這兩年生意有了點起色,但還是沒存下什么錢,畢竟盧語皓和盧語潔都還在讀書。

  盧辛語是個孝順的,以前暑假就天天在家賣粉,這次有時間,她肯定也是想幫父母分擔的。

  只是這樣,他們又要好久見不著了。

  “五月中旬論文答辯我就回來了,好嗎?”盧辛語帶著乞求的意味,她希望成瀚能夠理解她。

  “好吧,那我在學校等你。”

  就這樣,兩人從一月份放寒假,直到五月份盧辛語返校才見到面。

  說是見面,但兩人相處的時間依舊十分有限,主要是論文答辯在即,成瀚又要忙著工作。

  等論文答辯結束,都已經步入六月了。

  這時候祝薇薇已經拿到了她心儀大學的offer,每天就負責和崔明浩甜甜蜜蜜的約會。

  寢室里唯有王茂娜愁云慘淡,她考研過了初試,但成績不高,過年回來后就一直在全心全意地準備復試,結果還是沒能逆風翻盤,不過她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也一直關注著調劑的信息,所以復試失敗后馬上參與調劑,最后被一所普通的綜合性大學錄取。

  “我當時為什么要調劑,我應該再戰一年的。不是我喜歡的學校,也不是我喜歡的專業,我到底圖個什么啊?嗚嗚嗚嗚!”

  幾乎每天晚上寢室里都能聽到王茂娜哀嚎的聲音。

  “怎么說讀出來也是個研究生學歷嘛,再說那學校也沒你說的那么差。再來一年,競爭更激烈是不是?”盧辛語只能這樣安慰她,畢竟都已經選擇了,而且王茂娜也只是干嚎,你讓她真的放棄入學再來二戰,她未必能夠下那個決心。

  6月下旬,學校在寢室樓底舉辦了跳蚤市場,無論是考研、考公務員還是留學、找工作的學生大部分都趕回來了,紛紛掏出自己未來用不著的舊貨,用床單往地上一鋪,跳蚤市場就開張了。

  大部分學生賣的東西都是舊衣服、舊鞋子、生活用品、書之類的。

  衣服鞋子遭到了周邊大媽們的哄搶,三元、五元一件,真心跳樓價。

  生活用具也是熱賣產品,比如保溫壺、鞋架還有吹風機之類的。

  最受學弟、學妹歡迎的則是舊書和臺燈。

  盧辛語她們不僅自己擺攤,也去逛別人的,不買,只圖好玩。

  這一逛下來,簡直為同學們五花八門的商品感到震驚。

  “有個男生居然把電腦都賣了!還有那什么鍵盤,結果鍵盤喊價比電腦還貴,說那是什么什么限量款鍵盤,我簡直醉了!”王茂娜驚呼。

  “那算什么,我還見到有人賣倉鼠的,我的天。”祝薇薇搖了搖頭,“不過寢室不準養小寵物,能平安養到大四,挺不容易哈。”

  盧辛語聞言指了指她們攤位上的電飯鍋,“咱們寢室的電飯鍋不也平安退休嗎?”

  三人立即笑作一團。

  每次用電飯鍋的時候她們都會把燈啊、電腦啊的電源拔掉,生怕跳閘,遇到寢室檢查的時候還藏進衣柜里,用衣服埋著,也算是用生命在與宿管大媽斗智斗勇了。

  “老對兒!”祝薇薇的初、高中同桌徐巧兒興沖沖地跑過來。

  “巧兒,你回來了!”祝薇薇連忙招手。

  徐巧兒直接就坐在她們攤位的床單上,然后把塑料袋里的雪糕遞了過去,“茂娜、辛語,吃雪糕!”

  “呀,你來了。”盧辛語接過雪糕,說了聲謝謝,撕了外包裝后把雪糕塞進嘴里,然后從零錢包里掏出了四十元給她遞過去,“喏,昨天幫你賣的手辦,四十塊。”

  徐巧兒頓時愣在了原地,“四、四十?”

  盧辛語連忙咬了口雪糕,冷得嘶了一聲,然后問道:“我是不是賣便宜了,畢竟原價70的。”

  徐巧兒連忙擺手,“不便宜不便宜,我二十五買的,你居然翻倍了!”

  “什么?!”集體震驚。

  “不是,你……”盧辛語舌頭都捋不直了,“你不是告訴我那個手辦原價70嗎?我本來還想喊60的,畢竟那手辦你挺喜歡的,就摔了一個角而已。”

  徐巧兒頓時就笑了,“不是,你聽岔了,原價是70沒錯,但我那個不是專賣店的,是仿的。”

  “啊?”盧辛語暈,然后立即內疚起來,“那我還給人家說是正品,我的天,那是個小學妹,看見了就舍不得撒手,軟磨硬泡才講到40的。”

  徐巧兒豎起了大拇指,“老對兒室友,你賣東西真的太厲害了!”

  盧辛語給了她一個白眼,“我不想理你,我的信譽啊啊啊啊!”

  “行了,讓她再請我們吃一輪雪糕!”祝薇薇立即說道。

  “不行,我牙都要凍掉了。”盧辛語哭笑不得。

  “沒事,你不吃有人吃啊。”祝薇薇揚了揚眉毛,盧辛語一轉頭,就看到成瀚和崔明浩一起走了過來。

  “崔明浩,你還沒請姐吃飯呢!”徐巧兒作為祝薇薇的閨蜜,當然要敲詐一頓。

  “行了行了,趕緊買雪糕去!”祝薇薇護起男朋友來,倒是六親不認。

  徐巧兒作受傷狀,然后扯了王茂娜這個大電燈泡一起買雪糕去了。

  兩隊情侶相視一笑,俊男靚女的組合,別說還挺吸引人的。

  日子就在歡聲笑語中一天天過去,總之,大學的列車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開到了最后一站。

  ------題外話------

  那個高價賣了老對兒山寨手辦的就是香蒜本人,暈死。話說香蒜室友大二時花了3元買了學姐的一張放床上的小桌,結果大四又4元賣了出去,用了兩年還凈賺一元,笑死~

  對了,有看文的小伙伴知道哪里人稱呼同桌為“老對兒”嗎?嘿嘿!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31565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申穆出资 打牌网安顺捉鸡麻将 乒乓球比赛视频 闲来贵州麻将官网 苏超积分榜 盈丰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查 期货配资如何构成犯罪 湖北快3今日开奖 短线股票推荐有哪些 真人打麻将四人 大众浙江麻将官方版 山东11选5开奖查 江苏快三计划 电子棋牌游戏 中大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