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06 水到渠成(一更)

106 水到渠成(一更)


  等煙花放完之后,兩人按照先前所說的離開學校,直奔星海公園而去。

  七月正是D市這個濱海城市最有魅力的季節,海風習習,夾著淡淡的海腥味和潤濕感,總能令人情不自禁地放松下來。

  年輕的情侶牽著手在砂礫上走著,腳步應和著海浪拍打沙灘的節奏,相視一笑的瞬間,空氣里溢滿了戀愛的甜蜜氣息。

  從五月份盧辛語回來,兩人似乎一直都很忙,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安靜地呆在一起了。

  此時此刻,哪怕只是牽著手慢慢走,那種幸福感也難以言喻。

  “畢業了。”盧辛語喟嘆一聲,然后轉頭對著成瀚說道,“恭喜畢業,成瀚同學。”

  成瀚也笑望著她,“也恭喜你畢業哦,盧辛語同學。”

  兩人再次相視一笑。

  不知不覺,兩人沿著沙灘,就從公園走到了濱海廣場。

  時間已經指向了夜里一點,眼見盧辛語打了哈欠,成瀚提議,“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

  盧辛語并不意外,從答應他前往星海公園的時候她就已經預料到,他們今晚注定要夜不歸宿了。

  于是她點了點頭,“聽你的。”

  “就去濱海廣場旁邊的那家酒店吧。”

  “……好。”

  等到了酒店前臺,盧辛語才驚覺成瀚并不是臨時起意,因為服務員問他是否有預定的時候,他直接掏出了手機,出示了預定信息。

  直到成瀚把她牽上樓,她都還有些懵,等到了房間門口她才反應過來,立即望向他,想要問他是不是預謀好了,卻又羞于開口。

  “怎么了?”成瀚把空調打開,然后回頭看向她。

  “啊?沒事!”她還是沒法問出口,而且換個角度來說,那也是她自己點了頭的。

  “天熱,你先去洗個澡吧,洗完咱倆吃宵夜。我準備點外賣,你想吃什么?”成瀚問她,見她愣頭愣腦的,連忙走過去把她拉進屋,然后隨手把房間門關上。

  房門發出輕微的撞擊聲,盧辛語的心也跟著一顫,有些心不在焉地回道:“宵夜啊?吃、吃什么?”

  “我問你呢?”

  “啊?那烤肉吧。”

  “行,聽你的,吃烤肉!”成瀚立即低頭搜索,緊接著發現她還杵在原地一動不動,立即抬頭,“洗澡去啊?”

  盧辛語的表情瞬間變得十分糾結,一臉的不自在。

  “怎么了?”成瀚問,伸手試圖摸一下她緊皺的眉頭,結果卻被她閃身避開了。

  “那個……沒有換洗的衣服。”

  他倆直接從畢業晚會的現場出來了,現在身上都還是文化衫。這外面的衣服不換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內衣褲,盧辛語可受不了洗完澡了還要穿臟衣服。

  成瀚幾乎瞬間就明白了她的顧慮,皺眉想了想,然后回道:“剛才來的路上,我看到樓下不遠處有家24小時便利店,要不我去看看?”

  盧辛語點了點頭,見他拿了手機就要出門,連忙跟上去,“我和你去吧!”

  “不用了,你在這兒等我。”

  “不,我和你一起!”盧辛語直接拔了房卡,緊跟上他。

  成瀚有些擔憂,掃了眼她的腳,問:“累嗎?”

  “不累。”盧辛語搖了搖頭,然后挽住了他的胳膊,頭輕輕地靠著。

  成瀚見狀,一顆心滿滿的,也就不舍得把她趕回去了。

  盧辛語松了一口氣,她跟著出來,既是不想讓成瀚一個人孤零零的,同時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不想讓他幫她買那么私密的東西,很害羞的好不好?

  只是他們注定白跑一趟了,那小超市主要賣零食,根本就沒有內衣褲賣。

  盧辛語的眉頭頓時攏在了一起,一想到要穿臟衣服,她就好嫌棄啊。

  “不行馬上洗了用吹風機吹干怎么樣?”成瀚給她建議。

  盧辛語點了點頭,也只有如此了。

  隨后,成瀚從貨架上拿了兩聽可樂,還有一袋零食,然后就結賬去了。

  結賬的時候,盧辛語先從通道出去在門口等他。

  她無聊地踢著腳尖,目光卻一直都在成瀚身上。

  營業員掃碼的時候,她看到成瀚從旁邊的貨架上拿了一盒什么東西,然后遞了過去。

  霎時間,她立即轉過身去,背對著成瀚,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

  對于那盒東西,她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正因為如此,才會臉紅心跳到不行。

  不一會兒成瀚就結完賬走了過來,伸手牽住了她的手,“走,回去。”

  盧辛語略微低著頭,心臟隨著成瀚左手晃動的口袋一下一下,慌得找不到落點。

  很快,兩人又回到了酒店。

  “烤肉還有半個小時到,你快去洗。對了,你把洗好的衣服先給我,我幫你吹,等你出來之后應該就能穿。”

  聽成瀚這樣講,盧辛語的表情一瞬間特別僵硬,“還是不用了吧,我一會兒自己吹。”

  “你在害羞什么?嗯?”成瀚笑看著她。

  盧辛語吞了下口水,沒說話。

  成瀚卻突然俯身逼近,直直地看著她的眼睛,“不用害羞,吹件衣服而已,我只是在提前履行作為丈夫的職責知道嗎?”

  盧辛語對上他深邃黝黑的眼眸,霎時間失去語言能力。

  片刻后,她慌亂地推開他,然后跑進了衛生間,砰地一下關上了門。

  “哈哈哈哈!”

  門外傳來了成瀚爽朗的笑聲,盧辛語背抵著門,又羞又惱。

  但很快她就打開水龍頭,把成瀚那煩人的笑聲給“沖”走了。

  在衛生間磨嘰了半個多小時,前十分鐘洗澡,后二十分鐘吹頭發和衣服,折騰了半天,她終于慢吞吞地走了出來。

  “烤肉到了,快來。”成瀚坐在窗邊小茶幾旁的椅子上,連忙朝她招手。

  提到吃的,盧辛語多了幾分力氣,立即走了過去。

  成瀚跟獻寶似的,連忙打開快餐盒,“喏,看,你最喜歡的雞皮、牛肉串還有小郡肝,還有青椒。除了這些,其他的我一樣都點了點兒,另外還有半份毛豆。”

  盧辛語在他對面坐了下來,聞著燒烤的香氣,瞬間食指大動。

  緊接著她掃了眼窗戶外的景色,放眼望去,整個濱海廣場以及遠處的星海公園盡收眼底,燈光璀璨、靜謐美麗。

  因著這美景,她的心情也瞬間明朗輕快起來,但是,掃了一眼桌上接地氣的宵夜,她頓時噗嗤的笑出了聲。

  “怎么了?”成瀚見她笑起,癡癡地望著她。

  “沒事。”盧辛語連忙搖頭,笑容卻止不住。

  這燦爛的笑容令成瀚沒忍住,他極快地起身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然后傻傻地笑著退開,“你先吃!我洗個澡馬上就來!”

  說著他飛快地跑開了,那腳步輕快得泄露了他內心的歡喜。

  盧辛語雖然臉紅,但也被他逗樂。雖然美食很誘人,但她還是決定忍住,等他回來一起分享。

  一刻鐘后,成瀚就洗好出來了。

  和盧辛語一樣,他洗澡基本上不費什么時間,絕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吹干衣服上去了。

  “你怎么還沒吃?”他一邊系著浴袍的腰帶,一邊問她。

  盧辛語連忙低頭看向食物,伸手擺弄著快餐盒,緩解尷尬,“等你一起。”

  很快,成瀚坐到了她對面,他直接剝了兩顆毛豆扔進嘴里,又極其自然地給她遞了一串烤肉過去。

  美食當前,盧辛語的拘禁也散了一些,立即接過,然后大快朵頤。

  兩人又開了可樂,互相慶祝對方順利畢業。

  提起畢業,兩人不可避免就想起了他們這么些年一起讀書的場景,從小學一直到大學,細數下來,竟然經歷了四場畢業。

  今天的這場畢業無疑是最特殊的,因為——

  “今天之后,我們的學生生涯就徹底結束了吧?”盧辛語望著他說道。

  “嗯。”成瀚點了點頭。

  “我還記得大一咱倆報到那天的場景,你記得嗎?”

  ……

  話匣子一下子打開了來,兩人聊了許多。

  原本模糊的記憶突然變得清晰,盧辛語忍不住看向窗外,只是她的目光卻沒有落到窗外的景色上,而是落在了玻璃上倒映著的成瀚身上。

  “我后天就離校了。”她輕聲說道。

  成瀚沒有立即接話,而是同樣學著她扭頭透過玻璃看她。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道:“我進公司快一年了,年底公司會有人事變動,最遲會在春節前落實,我爭取看能不能調回老家,如果不行,那我就馬上辭職。”

  盧辛語聞言這才轉頭,眉梢微動,“真辭啊?”

  “我們說好的!”成瀚一臉認真且嚴肅地看著她。

  盧辛語垂眸片刻,隨后抬頭,“好,那我等你。”

  成瀚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眼里有著萬般不舍。

  但他們都是成年人,知道好工作并不是隨時都能找到的,很多時候必然要作出取舍,所以即便不想分開,也不得不分開,畢竟短暫的分開能夠促成長久的在一起,為什么不呢?

  從今天起,他們就不再是學生,要想在這個社會上立足,必須要遵守社會的規定,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

  盧辛語放下了手中的竹簽,然后站起身來朝他走去,主動伸手圈住了他。

  她知道作出這樣的決定,成瀚必然比她更加煎熬,她需要通過這個擁抱告訴他,她永遠支持他。

  成瀚心中震動不已,忍不住仰頭望向他心愛的女孩兒。

  她就是他照亮他生命的光,只要他愿意抬頭,她一直都在。

  想到這兒,他終于忍不住起身,吻住了她。

  只是一個簡單的吻又怎么能夠表達他此刻洶涌的愛意?一切不過是水到渠成。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31199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钱程策略 p2p朋友贷理财平台 麻将赢牌技巧 股票融资融券成本 山东11选5遗漏 中国重工股票 一定牛江苏十一选五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湖北快三快三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 20选5今日开奖 武汉赖子麻将官方网站 日照股票配资公司 河北快3走势图 股宝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