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16 分手了房子怎么辦?(三更)

116 分手了房子怎么辦?(三更)


  五一這天,盧辛語和成瀚一起去火車站接到了她姐和李琨。

  四人一起去吃了一餐飯,席間幾乎沒怎么說話,氣氛一度很壓抑。

  緊接著,盧辛語和成瀚就陪他們去了機場。

  看著她姐眼圈通紅還拿著包,盧辛語心里不安極了,但也只能將空間留給她姐和李琨,自己和成瀚去了快餐店。

  “我真怕我姐真的一沖動就跟李琨走了。”盧辛語咬著飲料吸管,又是忐忑又是擔憂。

  作為家人,他們當然是希望盧辛雯愛情順利、工作順利、一起都好,一想到盧辛雯有可能被愛情蒙蔽拋棄所有,盧辛語怎么可能不心慌?

  “不要擔心,”成瀚把撒好辣椒粉的雞翅遞給她,“應該不會。”

  “你怎么這么篤定?”

  盧辛語接過雞翅,十分好奇,成瀚說這話的時候不像是在安慰她,而是十分有底氣。

  “我說了,你姐有追求者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她親口告訴李琨的。”

  盧辛語皺眉,隨后恍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說……”

  “嗯。”成瀚點了點頭,“你姐會告訴李琨,并且會讓李琨感覺到‘丟臉’和‘危機感’,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你姐已經很動搖了,想要攤牌和他講清楚,然后分手;另外一種可能就是——”

  “就是我姐很有可能是在做最后的試探和掙扎,看李琨可不可能為了她而作出改變,比如說來毓秀市或者去滬省?”

  “或者兩種可能都有。就像你媽說的那樣,你姐也是時候需要對這段感情做個決斷了。”

  盧辛語靠在椅背上,瞬間覺得嘴里的雞翅都沒了味道。

  李琨這次的確被刺激到了,但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都沒有說要來毓秀和她姐姐一起打拼,又或者兩個人回到滬省,而是直接要求她姐跟他走,去他的老家海縣。

  這是她姐一直不愿意的事,他卻自認為是對她姐好,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她姐不會跟他走。

  而眼下看來,李琨已經自己把退路堵死了,他要求盧辛雯跟他走,又何嘗不是逼著盧辛雯在他和其他所有的一切之間做個選擇!

  而盧辛雯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為了愛情奮不顧身的傻姑娘,愛情可貴,但自立自強也可貴,自由更可貴,與家人享受親情同樣可貴!沒道理盧辛雯要拋棄所有不說,還要親手折斷自己的翅膀。

  所以,結果很明朗。

  可雖然這么說,她姐沒來找她之前,盧辛語這顆心都還是放不下。

  “而且,就算我姐沒跟著去,他們倆走到分手這一步,她肯定也特別難過,一會兒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盧辛語又咬了口吸管,無比憂慮。

  大約又等了半個多小時,盧辛語的電話響了,她立即接起。

  “好好,我馬上下來!”

  掛掉電話,她連忙對成瀚講道:“我姐讓我們下去找她,就在剛才分開那里。”

  兩人立即離開了快餐店,和盧辛雯匯合。

  才分開不到一個小時,盧辛雯的眼睛已經從先前的紅變成了紅腫,很明顯是狠狠地哭了一場。

  盧辛語只有裝作看不見,卻還是沒忍住問道:“姐,李琨哥呢?”

  “走了。”盧辛雯的聲音淡淡的,帶著些許沙啞。

  “你們……”

  “我們分了,走吧。”

  說完她轉身離去,盧辛語只能急忙跟上。

  成瀚想要牽她手,盧辛語卻輕輕拂開了,還沖他做了個擠眉弄眼的小表情,生怕自己和成瀚拉拉扯扯刺激到她姐。

  “姐,你想去哪兒?我帶你去啊!正好這兩天我和成瀚放假,我們帶你在毓秀市逛逛!上次你不是說想逛街嗎,走!買衣服去!”

  成瀚也湊了過來,他怕逛街,試著建議道:“要不我們去玩過山車?跳樓機!”

  盧辛語連忙用胳膊肘捅了捅他,還瞪了他一眼。

  游樂園是情侶約會圣地,這不是戳她姐心窩嗎!

  誰知道她姐竟然答應了。

  盧辛語震驚不已,等到了游樂場才知道為什么,她姐根本就在恐高,從過山車上下來后整個人都在顫抖,腿都是軟的,臉色更是一片雪白,看得人替她揪心。

  盧辛語連忙勸她不要再玩了,誰知道她非常堅定地又玩了大擺錘、跳樓機!全是這種高空游戲,完全就是自己找虐!

  眼見她姐還想挑戰更高難度的垂直過山車,盧辛語瞪大了眼睛,連忙拉她,“姐,我們還是不玩這個了吧?要不我們換其他的,水上沖浪怎么樣?”

  她還想要再說什么,成瀚就拽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一邊。

  “干什么你?”盧辛語掙脫。

  成瀚嘆了口氣,“讓她玩。你不讓她宣泄,她憋在心里只會更難受,這種事情必須要找個宣泄口宣泄出來,不然她很難恢復。”

  “可是……”

  “她雖然害怕,但是看上去身體應該還是能承受的,你沒發現她現在已經站得穩了嗎?比剛才第一次玩的時候好多了,明顯適應了。”

  盧辛語一看,的確是這樣,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這一天,他們陪盧辛雯放飛自我,直到晚上才回家。

  盧辛語重新換了被套和床單,準備和她姐擠在一起說會兒心里話,只是她姐明顯累了,而且也不想開口,最后只有作罷。

  倒是委屈了成瀚,一個人在客廳打地鋪,第二天起來腰酸背痛。

  第二天,盧辛語又陪盧辛雯去逛了街,成瀚還是沒能逃脫逛街的命運,只能勤勤懇懇地當個拎包工,認命地跟在兩姐妹身后。

  第三天,成瀚終于把大姨子給送走了,不由得松了口氣。

  盧辛語見他那模樣,忍不住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干嘛呢?是不是不耐煩了?”

  “沒有沒有,”成瀚連忙搖頭,然后又腆著臉湊近問道,“這兩天我應該表現得很不錯吧?”

  盧辛語眼睛骨碌碌的一轉,然后還是沒能扛住他期待的小表情,于是點了點頭,“嗯,是不錯。”

  “那有沒有什么補償?”成瀚連忙接話。

  盧辛語瞬間眼神躲閃,一巴掌把他腦袋推開,低頭避開他視線,“你腦袋里都裝著些什么呢?”

  “裝了你啊。”他回答得理直氣壯。

  盧辛語連忙翻了個白眼,一副不想和他說話的模樣,然后轉身就走。

  成瀚急忙跟上,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笑著反問:“不是,你覺得我腦袋里裝的什么?”

  盧辛語臉紅不已,只能瞪他,心道:他真是越來越厚臉皮了。

  成瀚卻笑了,揶揄的笑。

  “小魚丸,我明明想和你說的是,你姐和李琨都分手了,一時半會兒肯定不可能結婚,我們倆總不能一直等下去,所以作為補償,你應該把我們的婚期考慮一下,你想到什么了?”

  盧辛語怔住,隨后反應過來自己被他捉弄了,立即追著他打。

  火車站人多,成瀚不是跑不贏她,而是怕她被人撞到,連忙一把抱住了她,“好了,好了,讓你打行了吧?”

  說著他那握著她的手往他胸口上敲。

  盧辛語非但沒解氣,反而被羞得臉通紅,頓時掙脫了他的手,埋頭往前面走了。

  成瀚知道她臉皮薄,也不再逗她,上前追上她然后牽住了她的手。

  兩人走在擁擠的人群里,成瀚總會在人擠過來的第一時間護住她,那守護和占有的姿態,落入了回頭的盧辛雯眼里。

  她幽幽地嘆了口氣,羨慕妹妹遇上一個好男人的同時也為自己的未來而感到迷茫,隨后跟著入站的人群,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

  *

  成瀚并沒有和盧辛語說笑,如今盧辛雯感情沒著落,他自然不可能一直等下去,他可是非常著急地要把自己的小魚丸抱回家。

  盧辛語被他軟磨硬泡,終于點了頭,于是端午的時候他們回家就和父母商量了這件事。

  盧家父母也不是老古板,再說兩人感情穩定,結婚和不結婚沒什么區別,還不如早點把事情辦完,讓兩個年輕人早點被法律認可,然后一起為他們的小家庭努力奮斗。

  不過結婚肯定不是兒戲,還涉及婚嫁習俗、嫁妝彩禮的準備等等,兩家人只是初步達成了意向,其他的后期都還要再溝通。

  成瀚和盧辛語兩個小年輕不用管這些,他們只用配合拍美美的婚紗照,其他的瑣事就全部丟給了家里人。

  不過成瀚倒是也沒閑著,因為他開始裝房子了。

  兩個人都沒有經驗,成父又不可能天天往毓秀市給他們跑材料,于是一合計,一家人就決定干脆挑一個好一點兒的裝修公司,直接整裝包出去,這樣自己只用跑軟裝的部分,就會輕松很多。

  而且裝修公司畢竟是做這一行的,你自己跑建材市場,明面上看著是把價碼殺下去了,但沒準是被商家宰了,耗時耗力不一定會有好結果。

  鑒于此,他們選了裝修公司。

  自家裝修,盧辛語不免就想到了姐姐和李琨共同擁有的那套房子,“那他們分手了,房子怎么辦?”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297950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哈灵浙江麻将赌钱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中超赛程积分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股票涨跌西部证券 吉林快三快三一定牛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app 恒瑞行配资 股票配资app平台是合法的么 安徽快三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推荐3只黑马 龙江福彩22选5 血流麻将倍数说明 美欣达股票股票行情 广东十一选五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