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26 護妻狂魔上線(一更)

126 護妻狂魔上線(一更)


  晚上,室友們基本都回去了,就剩下楊晨晨和王茂娜兩個人陪著盧辛語。

  盧辛語是個熬不了夜的,三個人躺在一鋪床上,王茂娜和楊晨晨性格相仿,兩個人大大咧咧的,很快就隔著盧辛語聊得火熱。

  盧辛語不僅躺在兩人中間,也是兩人的話題中心。

  王茂娜給楊晨晨說著大學時期盧辛語和成瀚的故事,楊晨晨就給王茂娜說那兩人高中時候的故事,總之,互通有無,有時候說到某些情節,盧辛語作為故事主人公自己都記不清了,還在詫異那真的是她嗎?

  這個時候王茂娜和楊晨晨都非常默契,兩個人都叫她閉嘴。

  盧辛語哭笑不得,干脆做起了傾聽者。

  有時候都忍不住感慨,原來她和成瀚一起走過了這么多年。

  回憶就像是濾鏡,將原本平淡的畫面變得美好,讓人忍不住留戀,盧辛語在心里暗暗下決心:要過好現在的每一天,為未來創造更多美好的回憶,讓將來不留遺憾。

  一夜,悄然而逝。

  第二天一大早,盧辛雯和趙海耀就把化妝師接到了家里。

  盧辛語坐在床上,任由化妝師折騰。

  她穿著一套秀禾服,精致的眉目經過裝扮顯得更加明麗逼人,整個人溫婉大氣,楊晨晨和王茂娜急忙拿著手機對她拍照,然后在她們的群里進行實時播報。

  “晨晨姐,你快過來化妝。”盧語潔連忙喊道。

  她已經化好了妝,現在要趕緊換伴娘服去了。

  等楊晨晨化完妝后,王茂娜也跟著蹭了個妝容,四個人都美美噠。

  六點十分,盧語潔剛聽到車子的聲音,還不確定,緊接著就收到了大姐發過來的信息,她連忙喊道:“哎,來了來了!快把門堵上!”

  盧辛雯也趕了上來,幾個女生連忙抵住門,盧辛語坐在床上,到這一刻才有種要嫁人的真切感受,一下子有些緊張起來。

  很快,喧鬧聲逼近,光聽那聲音都夠令人膽戰心驚的,盧辛語甚至有種感覺,她家的樓道被占領了!

  緊接著,門被敲響。

  “小魚丸,我來接你了!”成瀚高聲喊著,聲音里有著毫不掩飾的興奮和開心。

  “噢噢!”一堆人連忙起哄,還沒等女方這邊為難,成瀚那一幫兄弟就開始給成瀚出題了,畢竟以前都是成瀚壓著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這么個整蠱的機會,他們怎么可能放棄。

  “瀚哥,新娘子可不是這么好接的,要表演才藝!”

  “對,表演才藝!”

  門內,抵著門的楊晨晨和王茂娜面面相覷,王茂娜甚至忍不住問:“難道你們這里的風俗和我們那邊不一樣?”

  “不是,是他們搶我們臺詞。”楊晨晨連忙否認。

  果然,外面還在起哄。

  成瀚今天開心,也不和他們計較,大方道:“那就唱歌吧,唱什么?”

  “新娘子想聽什么?”一大伙男生立即大聲朝窗戶里喊道。

  盧辛語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被cue,頓時愣住。

  她抿著唇,忍不住笑,然后對跑過來的楊晨晨附耳說出了自己的選擇,楊晨晨這個傳聲筒立即大聲吆喝道:“新娘子說了,她把歌名告訴我了,但是我不能告訴新郎,新郎需要自己想、自己唱,要是唱對了就過關,要是唱錯了就十個俯臥撐!”

  “噢噢!唱歌!俯臥撐!”外面已經大聲起哄了。

  盧辛語連忙沖楊晨晨使眼色,她只是告訴了楊晨晨歌名而已,根本就沒有這樣說啊!

  楊晨晨假裝沒有看到她的眼色,反而和王茂娜眉來眼去,兩個人憋了一肚子壞水,就等著今天放大招呢!

  果然,成瀚毫無懷疑,想了想張口就開唱。

  “如果驕傲沒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又怎會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遠方。如果夢想不曾墜落懸崖千鈞一發,又怎會曉得執著的人,擁有隱形翅膀。把眼淚種在心上,會開出勇敢的花,可以在疲憊的時光,閉上眼睛聞到一種芬芳……”

  成瀚是男生,嗓音偏低,但是音色干凈好聽、清朗無比,賦予了這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旋律不一樣的生命力。

  盧辛語聽著成瀚的歌聲,嘴角不禁彎了起來。

  楊晨晨看著盧辛語的笑容,無奈地搖了搖頭,她為什么要自己上門找虐!

  王茂娜也驚訝,“這都能猜中,好吧,我服了!”然后她豎起了大拇指。

  一曲唱完,門外一群男生迫不及待地驗證,“怎么樣,我們瀚哥有沒有唱對,需不需要做俯臥撐?”

  楊晨晨無力地感慨,“什么叫青梅竹馬,這就是青梅竹馬,我心服口服。”

  “哦哦哦!”一群人立即歡呼,不知道是為成瀚高興,還是為整蠱不了成瀚而遺憾。

  “但是,”就在這時候,楊晨晨話音一轉,“就這么簡單地過關是不可能的!”

  “楊晨晨,說吧,我們幫你弄他!”成瀚那邊也有兩人的同學,自然認識楊晨晨,立即應道。

  “他們兩個既然是青梅竹馬,肯定見過彼此不少的糗事,現在要求成瀚必須說出新娘子的三件糗事,說不出來就俯臥撐哦!”

  “哇哦!”一大伙人幸災樂禍。

  楊晨晨自然不會是想要聽新娘子的糗事,而是給成瀚出了一個難題,看他怎么化解這個難關。

  一旦他真的說出盧辛語的糗事,這么多人,盧辛語肯定不會高興,所以要怎么既能討好媳婦兒又能過關,那就成了一個難題。

  誰知道成瀚竟然二話不說,直接俯身下去就坐了俯臥撐,直截了當地認了罰。

  “成瀚你……”

  “不行,你這不過關!”

  伴郎團連忙搖頭,內訌起來。

  成瀚站起身來,面不改色氣不喘地說道:“小魚丸是我一個人的,想聽她的事,沒門。”

  就算是糗事,也不行!

  “哇哦!”眾人又開始起哄。

  還有人不怕死地喊道:“瀚哥,你這太小氣了吧?”

  成瀚聞言,面無波瀾,只是兩只拳頭握在了一起,拳頭咯咯地響著,目光冷冽地劃過眾人,臉上的笑容十分危險,“小氣?我媳婦兒在我眼里做什么都是對的,不存在任何糗事。”

  潛臺詞卻是:還想聽你們嫂子的糗事,要不要先試試我的拳頭?

  一看成瀚這護妻狂魔的樣子,哪里還有人敢上去挑釁。

  “我去,成瀚也太帥了吧!”王茂娜連忙喊道,“不行,辛語我要叛變了。”

  說著她連忙沖門外喊道:“成瀚成瀚,快給紅包,給紅包就開門!”

  盧辛語失笑,楊晨晨也不再折騰,“紅包拿來,暢通無阻!”

  “姐夫,我要個大的!”盧語潔也湊熱鬧。

  話音剛落,一個個門包就從門縫底下塞了進來。

  “開門、開門!”伴郎團終于認清了自己的任務。

  “紅包不夠哦。”盧語潔連忙說道。

  成瀚又從窗戶往里面撒紅包,盧語潔等人立即被紅包吸引了去,伴郎團趁著這個功夫,往里一擠,輕而易舉地就把門給擠開了。

  盧辛語:“……”

  原本那個門就是形同虛設,畢竟楊晨晨她們就幾個人,面對那么一群男生,怎么可能是對手,不過成瀚也算是給足了伴娘和守門的人面子,沒有直接破開。

  很快,成瀚的那群兄弟就擠滿了屋子,瞬間把成瀚和盧辛語團團圍住。

  “親一個!親一個!”一個個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

  成瀚霸氣地抬起盧辛語的下巴,然后,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

  “噫!”頓時一片噓聲。

  “我們這是為了照顧你們這些單身汪的身心健康,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成瀚一本正經的回道。

  笑話,他才不想讓這些單身狗看到他家小魚丸嫵媚動情的模樣,哼!

  緊接著,成瀚粗暴地直接用紅包賄賂伴娘,然后不費吹灰之力的拿到了繡鞋,給盧辛語穿好鞋之后就準備把人直接抱下樓,還是喜婆勸阻后才沒讓他得逞。

  “瀚哥,你這也太心急了吧!”伴郎團里有人喊道。

  “就是!”楊晨晨連忙接話,“你這是故意不想給小舅子紅包吧?”

  盧語皓站在旁邊,連忙用和盧辛語一樣的大眼睛看著成瀚。

  成瀚立即把紅包給盧語皓遞了過去,“快把你姐背下樓去。”

  那個語氣哦,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來搶親的。

  盧語皓得了紅包,自然開心,蹲下身就把盧辛語背了上去。

  盧辛語趴在弟弟干瘦的身體上,都有些擔心她背不動自己,但她的擔心明顯是多余的,盧語皓背得很穩、很穩。

  他的背和成瀚的背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覺,這一刻,盧辛語陡然覺得自己想要流淚。

  等到了樓下,盧語皓卻沒有及時放下她,而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又朝成瀚開了口,“姐夫哥,紅包哦。”

  明顯一副成瀚不給紅包就不放人的架勢。

  盧辛語頓時哭笑不得,一看盧語潔在旁邊給盧語皓使眼色,頓時什么都明白了。

  原來是盧語潔那只小狐貍出的招,這樓下全是親戚朋友,成瀚就算在樓上給過了,這時候也不能不給,要不然太丟面了。

  就這樣,成瀚又掏出了一個紅包給小舅子。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28354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配资炒股公司找中承配资 有一万块闲钱如何理财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开户 熊猫配资 股票配资世界 闲来陕西麻将2 东北麻将下蛋 北京快乐三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 山东20选5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网站·首选配资658 参与期货配资合法吗 微策略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山东11选5选号技 中国篮球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