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43 小魚丸,我們是夫妻

143 小魚丸,我們是夫妻


  盧辛語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卻礙于顏面,也不愿意追出去問。

  她坐在床上,仿佛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有那么一瞬間,她甚至覺得自己被這間屋子給困住了,連邁步下床都沒有勇氣,更別說推開那一扇門。

  她只能緊緊地捏著被子,任由眼淚洶涌。

  樓下,成瀚躺在沙發上,也是十分煩躁,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腦海里全是盧辛語泛紅的眼眶和那在眼眶里打轉的淚水。

  曾經的他是無論如何都不舍得她哭的,可剛才她看自己的眼神,跟看仇人似的……

  他拉了薄被把腦袋捂住,告訴自己不要想,可下一瞬又煩躁地拉開,最后抓了兩把頭發,趿著拖鞋又上了樓去。

  推開門的時候,盧辛語還保持著先前的姿勢坐在床上,正哭得厲害。

  看到他進來,她似乎愣了一下,眼淚掛在睫毛上,臉上還有淚痕,那表情別提多委屈了。

  成瀚瞬間就心軟了,暗罵自己不是東西,惹得她哭得這么厲害。

  他急忙走到床頭柜前,連著抽了幾張紙,然后坐到了她面前。

  “老公錯了,別哭了好不好?嗯?”

  他一邊說一邊拿著紙巾想幫她擦眼淚,盧辛語卻倔強地把頭別開,成瀚再靠近,她再躲,可脖子能轉的程度是有限的,成瀚上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立即上手幫她擦眼淚。

  “啪!”

  被他制住,盧辛語下意識地一巴掌就揮了出去,正好打在了他的手臂上。

  “嘶!”成瀚立即倒吸一口冷氣,“好痛。”

  別說,她下手還挺重的。

  盧辛語打了他,自己也很煩躁,趁他不備就躺了下去,然后翻轉身體背對著他。

  明明打的人是他,可她卻不爭氣地流下眼淚。

  成瀚顧不上自己被打的手,立即脫了拖鞋爬了過去,擠到她面前,見她又要翻身,他連忙伸手抱住她。

  “老婆,別生氣了好不好,好不好?”

  說著他又拿起紙巾幫她擦眼淚,盧辛語見躲不過,干脆自己搶來擦了,她也覺得自己這樣哭太丟人了,嘴上卻說道:“誰生氣了?”

  “好好好,沒生氣,那你理我好不好?”

  “我沒生氣,我是傷心!非常傷心!”盧辛語討厭他這樣順桿子往上爬,好像說不生氣,之前那些不愉快就不存在了似的。

  成瀚頓了頓,眼里浮現出愧疚的神色,伸手將她圈得更緊,壓低了聲音道:“對不起,是我讓你傷心了。”

  盧辛語見他如此真誠,委屈的感覺又冒了上來,剛擦掉眼淚結果又流了新的出來。

  “小魚丸,是我不對,我錯了,你別哭了好不好?你哭得我心都要碎了,啊,不哭了。”

  “你錯了?”

  “嗯,我錯了!”

  “那你錯在哪里了?”盧辛語抬眸緊緊地盯著他。

  “……”

  面對自家老婆的詰問,成瀚瞬間卡殼。

  “哼!你根本就沒錯!”盧辛語頓時推他。

  成瀚連忙緊緊抱住她,“別推別推,我要掉下去了!”

  盧辛語本來就睡在里側,成瀚非要往她跟前湊,留給他的位置本就不多,再加上他人高馬大,如果不是側著身體,只怕早掉下去了。

  聽到他的話,她稍微松了手,雖不忍心把他推下去,心里卻意難平,索性掙扎著平躺,不想看見他。

  成瀚卻是個厚臉皮的,見她轉過身,干脆撲到她身上,逼得她不得不和他面對面。

  “你起開!”盧辛語連忙推他。

  她沒把他推下床已經夠給他面子了,結果現在這個人還得寸進尺,她立即后悔自己前一秒的心軟了。

  “不起,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起。”成瀚無賴道。

  “我原諒你什么?你又沒錯。”

  “不,只要老婆不高興,就是老公的錯。”

  聽聽,這花言巧語。

  盧辛語更氣了,眼淚倔強地在眼眶里打轉,她并沒有被這話安慰道,反而覺得他油腔滑調,一點兒也不真誠。

  成瀚見她又要哭,頓時就慌了,語氣也軟了下來,“老婆,我真的知道我錯了,你別傷心了好嗎?我不知道是哪里惹你不高興,那你就告訴我好不好,你幫我一起解決好不好?老婆你不能不理我啊,我需要你的幫助。”

  盧辛語抬眸,目光對上了他的。

  他確實是急了,眼里全是擔憂和愧疚,盧辛語吸了吸鼻子,將眼淚忍了下去,卻還是有些委屈,“你一點兒都不了解我。”

  說著,她一把推開成瀚。

  成瀚本來以為她神色松動應該是要原諒他了,誰知道她突然出手,他連忙抱緊了她,死活不撒手。

  “不要推我,我不下去,你不原諒我我就不下去。”

  盧辛語緊抿唇角,繼續推。

  成瀚跟八爪魚似的粘著她,“老婆,抱抱,不要推我,抱抱好不好?”

  “抱你個頭,讓開,我喘不過氣了。”

  成瀚連忙抬頭,見她臉色通紅,立即擔心她身體,這才連忙起開。

  盧辛語卻趁機一個翻身,徹底挨著床邊背對著他,這次連一個縫隙都沒留給他了,完全不讓他再有機會跑到自己面前來。

  成瀚一顆心頓時涼颼颼的,到此刻他也能看得出來,盧辛語是真的很生氣、很生氣,不是光靠哄就能哄得好的。

  他嘆了口氣,然后躺了下來,眸光定定地看著天花板,半晌才張了口。

  “小魚丸,我們是夫妻。”

  盧辛語雖然裝作不在意,實際上卻豎著耳朵在聽。

  她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能聽到這聲類似感慨、類似嘆息的聲音。

  莫名的,夫妻兩個字就戳中了她心窩,讓她鼻子酸澀。

  接著,他繼續講道:“以后我們要一起走的時間還長,也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就算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但我終究不是你,如果有些事你不說,我很難猜到你心里在想什么,而且猜來猜去的也很累。你忘了我們當年是多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了,如果我們都憋著不說,恐怕也不會有今天。所以,你想什么、在意什么、生氣什么,你就直接給我說好不好?我錯了就改。只有這樣,我們才會越來越好對不對?”

  不得不說,成瀚這一番話很走心,也足夠冷靜,盧辛語聽了之后陷入沉默,也在思考自己是否太過敏感和矯情了。

  是啊,她不說他怎么知道哪里做得不好,猜來猜去的多累?

  “小魚丸,我們一起走到現在不容易。無論發生什么,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你不理我,我會很傷心、很難過的,我很難想象沒有你的日子,你懂嗎?對我來說你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

  盧辛語有所松動,她拽著被子,指甲無意識地摳著手指,顯然心里很亂。

  “小魚丸,你轉過來和我講話好不好?我想看到你。”成瀚忍不住伸手去拽了拽她的胳膊,他的力道很輕,帶著些許卑微和討好。

  盧辛語吐了口氣,心一軟,終是轉過身來,也平躺著。

  “再轉過來一點嘛。”成瀚繼續懇求。

  盧辛語偏頭看他,對上他小心翼翼的神色,頓時于心不忍,終究還是又轉了過去,和他面對面挨著。

  “我錯了老婆。”他摸著她的臉,誠懇地道歉,吸取到上一次被質問“錯在哪兒”的教訓,他立即補充道,“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訴我好不好?”

  盧辛語望著他,他眼里有著紅血絲,眼瞼下方還是青的,顯然這段時間都沒怎么休息好。

  她不由得自省,自己是不是也太不理解他、心痛他了?

  “我……”她遲疑,對自己先前發脾氣踢他,還有伸手打他的事感到愧疚不已。

  “怎么了,你說!”他目光灼灼地望著她,等待她告知,那神情似乎在說:你說了我就一定改。

  盧辛語心里頓時很不是滋味,她忍不住將頭埋進了他懷里,悶聲道:“我就是覺得你不理我了,你現在都不和我說話了。”

  “我怎么可能不理你?”

  “你就是不理我,以前你都不這樣的。我們明明那么久不見,你卻倒頭就睡,都不和我說話,也不想我。”

  盧辛語一說就委屈得不得了,眼淚瞬間打濕了成瀚的衣服。

  成瀚終于意識到問題出在哪兒了,頓時哭笑不得,“我還不是看你太累了,而且你大姨媽不是快來了嗎?”

  盧辛語扁嘴,嘀咕道:“那不是還沒來嗎?”

  “那也不行,就是這一兩天的事了,我都記著日子呢。”成瀚把她的臉捧了起來,然后親了親她的面頰,“小傻瓜,我怎么可能不愛你?”

  盧辛語自覺理虧,沒法直視他的眼神,立即想要埋頭。

  成瀚卻哪里能讓她當烏龜,他立即低下頭去,準確無誤地攫住她的紅唇。

  “不過嘛,可以先收點兒利息。”

  他含糊道,然后加深了這個吻。

  夫妻沒有隔夜仇,床頭吵架床尾和,老祖宗的話還是非常有道理的。

  這一晚的吵架,反而讓他們更加貼近彼此,化解了長期異地的疏遠與冷漠。

  夜里,兩人溫情相擁,互相檢討,表示以后都不準冷落對方,要主動及時地和對方溝通,有話直說,又立下了不少促使他們感情保鮮的規矩。

  只是這些規矩是否能夠堅持,又是否有效,那就另說了。

  總之第二日,兩人又黏黏糊糊的,跟連體嬰兒似的,恍如剛結婚的那會兒。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26005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天盈时代 手机遥控麻将机 四川快乐12彩吧助 羽毛球直播赛事直播 股票跌停 汇金门配资 半全场3串1稳赚技巧 配资规则和风险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四川麻将怎么玩 真人麻将单机游戏 钢铁股票行情 中国正宗麻将单机 6十1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股票分析师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