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54 與二十萬失之交臂

154 與二十萬失之交臂


  盧辛語也跟著嘆了口氣,小打小鬧一幅窗簾就是費點兒錢,但像自己那樣開賭氣車,萬一出大事了怎么辦?到時候有自己后悔的。

  她頓時有些后怕。

  沖動是魔鬼,她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對了,你還記得我跟李琨之前一起買的那套房子不?”盧辛雯突然問。

  盧辛語點頭,“嗯,我記得,當時李琨不想要房子,但是一時半會兒又賣不出去,你就準備接過去,結果又沒有錢。”

  “不止是沒有錢,更是因為房子是兩個人的名字,你趙哥擔心我接過來一個人供房貸,以后房子漲價了李琨回來和我扯皮,到時候掰扯不清。”

  “這個倒是,房產證沒下來不能過戶,更名費又那么貴,不想出更名費就只能你倆私下協商,但還是有一定的風險。”盧辛語很客觀地講道。

  “但是李琨不是那種人。”

  “我知道,可是趙哥不知道啊,而且分了手,以后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趙哥擔心也是正常。”

  “行行行,不說這個,我想和你說的是,李琨后來一直還著貸款嘛,然后今年毓秀市房價暴漲,他就把房子掛到了中介去,那么高的更名費對方都愿意承擔,估計是看中了房價還能漲,然后李琨轉手就差不多掙了二十萬,我前幾天才和他去把手續辦完。”

  “二十萬?怪不得那天你說你來毓秀了,卻有事不來找我,原來是這個事啊?”

  “嗯,你說,如果當初我有能力把房子接過來,現在……算了,總之這就是命。”

  盧辛語也替她姐姐可惜,因為她姐是一直想要把房子接手過去的,奈何趙海耀不同意,她自己也沒有那么多錢,多方面的原因使得她最終沒能接手房子。

  盧辛雯不禁聳肩笑了笑,“是不是很可惜,我曾和二十萬失之交臂?”

  “是有點兒,不過這樣也好,李琨和你談了這段感情掙了二十萬,以后好歹會念著你的好。”

  “說什么呢你,我和他好聚好散,不存在這些。我想告訴你的是,這人啊,就是要學會和自己和解,該是自己的跑不掉,不是自己的別強求。遇到不開心的事呢,也不要總是氣鼓鼓的,再生氣能有什么用?還不如把自己收拾打扮得美美的,然后吃好穿好,過好自己的日子。”

  “和自己和解?”

  “對啊,你生氣了,最后氣到的不過是你自己,完了日子還不是照樣要過,有什么好氣的呢?”說著盧辛雯沖她笑了笑,然后站起身來,“我去看看你趙哥把生蠔搞定沒?等著吃吧,很美味的。”

  盧辛語這才明白,原來姐姐和自己說了那么多,不過是為了開解自己。

  看來無論是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還是人生路上的得失計較,她都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

  坐在姐姐家的沙發上,望著空蕩蕩的窗戶,她突然開始思考起來,究竟該如何與自己和解?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盧辛雯就端了生蠔出來,滿滿一大盤,二十個左右。

  “這么多?”盧辛語聞著生蠔散發的香氣,頓時垂涎欲滴。

  “不說管飽,好歹得過癮。”盧辛雯沖她挑了挑眉,然后轉身從柜子里拿了一瓶可樂出來,盧辛語見狀連忙把桌上的杯子擺好。

  正在這時候,門被敲響了。

  兩姐妹相視一眼,隨后同時偏頭朝門看去,盧辛語心里有種預感,是成瀚來了。

  盧辛雯正在倒飲料,就給盧辛語使了個眼色,“去啊,開門。”

  盧辛語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然后走到門口,磨蹭了好一會兒,這才擰開門把手。

  果然,來人正是成瀚。

  “你來干什么?”盧辛語沒好氣地問。

  “大姐邀請我來的。”

  言外之意,你不能趕我走。

  說完成瀚就邁步進了門,盧辛語想攔住他都沒有機會,然后就看到他十分自來熟地換鞋,還喊了聲姐,然后徑直往屋里走去。

  “來了啊,這么快?”盧辛雯放下可樂瓶抬起頭來,一臉笑意,連忙招呼他坐下,看到他還拎了水果,又道,“來自己姐家買什么水果?我這里還能少水果給你吃了是不是?下次不準買了啊,不然我讓你全部拎回去。”

  “我是看到這石榴很不錯,想到你弄的石榴汁了,所以順手買了幾個。”

  “原來是想喝石榴汁了?給我吧,我拿到廚房去弄。”

  “別了,這都有可樂了,回頭你和趙哥慢慢弄吧,今天就先不吃了。”成瀚哪里是為了喝石榴汁,不過是想找個借口罷了。

  盧辛雯佯裝瞪了他一眼,再次道:“下次可不許買了啊。”

  “好的好的!”成瀚連忙點頭。

  “為什么不買?”盧辛語走了過來,從口袋里拿了一個大紅石榴放在手里掂了掂,“總不能白白上門蹭吃的吧?再說,這錢買了水果總比胡亂花了強。”

  后面那句話是她的小聲嘀咕,不過成瀚就在旁邊,自然聽見了。

  空氣有瞬間的凝固,成瀚的臉上有些不自在,盡管盧辛語沒有點出來,但他也知道她指的是他賭錢的事。

  盧辛雯其實也聽見了,但這種時候只能裝作沒聽見,她粉飾太平地笑了笑,“我去看看你趙哥還在磨蹭什么。”

  說著她就轉身往廚房走去。

  盧辛語掃了成瀚一眼,心里有些后悔。

  其實話一說出來她就知道不妥了,老人家都說的,男人在外面一定要給他面子,不能拆臺,不然容易傷夫妻感情,她剛才也是忍不住一時口快,先不說成瀚怎么想,也讓她姐陷入了尷尬,真是……情商都喂狗了。

  這一瞬間,盧辛語覺得自己真的蠢死了。

  誰說戀愛中的女人最傻,明明是吵架中的女人最蠢好吧?

  口是心非、行事偏激、沖動易怒,甚至說話都不過大腦……

  “小魚丸,不生氣了好嗎?”

  到最后,還是成瀚來哄她。

  盧辛語抿著唇沒說話,神情有些復雜。

  她后悔自己翻舊賬的同時,也不想輕易原諒他,畢竟一碼歸一碼,照片的事哪里能這么輕易放過。

  直到此時此刻她都還沒明白,“不能輕易放過”的結局還是放過,她折騰的不過是自己,損耗的不過是她最珍惜的感情,她還是沒能參悟“和解”的真諦。

  可婚姻里,誰敢說自己真的參悟了呢?

  道理大家都明白,做到卻很難。最重要的是,盧辛語打心底里并不贊同這種講法,如果這些都不計較,那根本就不是心胸寬廣,而是不愛了吧?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24118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中超排名 江苏十一选五开将结 润旺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杳 手机麻将作弊 2019低价龙头股 北京快3开奖网站 理财平台排名 逗游棋牌 欧洲国家足球联赛 麻将游戏单机版下载 互联网理财平台安全性排名2019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 炒股新手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 武汉麻将最新手机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