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68 無法想象他與別人在一起

168 無法想象他與別人在一起


  “哎呀,我說你那個工作,那么辛苦,雖然掙得多,但是你看看你們兩個,又是異地,你還不如先回遷安來找個輕松一點的工作,實在不行就在自家公司上班也行。你們兩個結婚那么久了,總分開也不是個辦法。先在遷安,等以后成瀚長本事了,把生意做大了,你們又回毓秀去發展也不是不行嘛。”

  “爺爺。”成瀚連忙打斷了老爺子的說辭。

  可老爺子好不容易開了腔,怎么可能輕易退縮。

  “你別打斷我,要我說啊,這個錢啊,掙得多我們就多用點兒,掙得少我們就少用點兒,現在家里已經挺過來了,不缺你們那點兒錢,你們要把握住在一起的時間才是正理,知不知道啊。”

  盧辛語瞬間感到十分為難,她都要和成瀚離婚了,談這些根本沒用。

  而且為什么婚姻里總要女人遷就男人,那是她的事業,憑什么說讓她犧牲就犧牲?為什么不是成瀚去毓秀找她呢?異地的局面又不是她一個人促成的!

  但是面對的人是爺爺,所以即便她心里有想法,她也沒有說出來,只是沉默應對。

  成瀚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不高興了,連忙打岔道:“爺爺,你說我和辛語好不容易在毓秀市買了房,扎了根,如今辛語的事業又正是上升期。既然以后我都要上去,何必再讓她下來?而且就算不為我們兩個人考慮,也得為孩子的教育考慮是不是?遷安再好,肯定也比不上省會,您說是不是?”

  談到兩個地方教育水平的對比,老人家頓時詞窮,省會肯定比地方上好,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

  “但你和辛語不都是在鄉下念書,然后考上重點的嗎?”

  “那我們同學呢?再說,您小重孫要是在毓秀讀書,別說重點,沒準出國留學呢,您說是不是?”成瀚立即反駁。

  老爺子也不好再說什么,他也看出來了,孫子這是在維護孫媳婦呢!

  “行吧行吧,反正我這一把老骨頭也說不動你們了,你們愛怎么折騰怎么折騰去吧。”這話,大有賭氣的意思。

  原本挺開明的一個老人,隨著年紀的增長,再加上病痛的折磨,就開始變得敏感脆弱起來,然后逐漸變得蠻不講理。

  老還小、老還小,說的可不就是這種情況嗎?

  成瀚也不和他爭辯,只笑看著他。

  老爺子見孫子光在那里笑,又不和他說話,頓時皺眉,又道:“不管你們怎么折騰,先把重孫給我折騰出來再說!孩子都沒有呢,還和我談教育,哼!”

  成瀚頓時哭笑不得,然后下意識地看向盧辛語。

  盧辛語有些不自在,低頭避開了成瀚的視線,然后在床頭柜上抽了張紙,說道:“我去上個洗手間。”

  說著她低著頭急匆匆地走了。

  望著她逃也似的背影,成瀚的神色一瞬間暗了下去,但為了避免爺爺察覺,他只好打起精神和爺爺聊起了身體狀況。

  衛生間,盧辛語站在玻璃鏡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她不禁伸手摸向自己的腹部,突然有些焦慮,這里會不會已經有了一個孩子,畢竟這次去度假,她和成瀚沒有做任何措施……

  如果真的有孩子了,她又該何去何從?

  一想到這里,她就有些慌張。

  她不知道自己是該期待還是該緊張,又或者該害怕。

  總之腦袋里亂成了一鍋粥,她怎么就忘了孩子的事情了呢?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開始在心里計算自己例假的日期,還有一個星期左右,還要等到時候才能見分曉呢。

  她長長地吐了口氣,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或許是她想多了呢,哪里有那么容易受孕。

  就著冷水洗了把臉,又去上了個廁所,她才回了病房。

  沒想到就這么會兒功夫,成毅也到了。

  “爸。”她有些心虛地喊道,畢竟成毅是知道她離家出走的事情的。

  成毅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點了下頭。

  畢竟爺爺在這里,他也不好多問什么。

  十一點,一家人終于拿到了核磁共振的結果,因為是好結果,所以醫生是當著老爺子的面說的。

  “老人家心臟不錯,只堵了百分之五十不到,不用做支架手術!就是未來飲食各方面都要注意點兒,等再輸兩天液,就可以出院了。”

  “醫生,你說的真的?沒騙我?”老爺子有些不敢相信。

  “我哪能騙你呢!老爺子!結果在這里明明白白寫著呢,您呀,要是認字可以自己看的。”醫生不禁笑了。

  成老爺子立即偏頭伸手,盧辛語見狀連忙遞上了他的老花鏡,醫生笑得更開了,就把結果單子給他遞了過去。

  結論那一欄寫得清清楚楚的,讓這老爺子看了也好寬心。

  果然,老爺子看了之后身體明顯放輕松了許多。

  見大家都看著他,他有些尷尬,立即講道:“我這不是怕你們有什么壞結果,故意瞞著我嘛!”

  “爺爺,您是電視劇看多了吧?”成瀚忍不住笑。

  盧辛語也跟著笑,爺爺也太可愛了。

  “不過醫生,我這總是心悸,還胸悶,就是胸口這里堵得慌是怎么回事啊?”老爺子又問。

  “這樣吧,您老要是實在不放心,我們就背個動態心電圖,監測24小時,給你看看怎么樣?”醫生只能如此建議。

  就這樣,老爺子背了24小時動態心電圖檢測儀。

  下午的時候,丁懷秀和盧建華夫妻倆趕到,特意到醫院看望了老爺子,聽說老爺子沒事,全家人都無比開心。

  有什么事是比老人家身體健康更令人高興的呢?

  興許是卸掉了心理負擔,老爺子全程精神頭都很好,和盧建華夫婦說了好半天話。

  親家的突然到來,成家肯定要好好招待。

  老爺子將他們全部趕走,就留了護工,讓成毅帶著親家去吃飯,于是兩家人直接去了離市醫院不遠的一家飯店。

  成毅經常請客吃飯,早就提前預定了位置,盧建華夫妻很少來這種高檔的場合就餐,略微顯得有些局促。

  成瀚倒是很照顧二老的情緒,全程陪同聊天,緩解他們的緊張。

  唯有盧辛語,一個人低著頭,跟在丁懷秀身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頓飯,兩家人都沒有提及兩個小年輕的事,仿佛就是許久未聚的一次普通聚會一般。

  臨到飯局結束離開的時候,趁著三個男人走在前面,丁懷秀才拉了盧辛語走在后面,問她:“你今晚住哪里,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回家?”

  盧辛語想了想,最終搖了搖頭,“爺爺還有兩天出院,我到時候再回去吧。”

  丁懷秀嘆了口氣,“成瀚是不是給你什么委屈受了?如果是,你今天跟著我們回去也沒人能夠講你什么,爺爺那邊情況安好,你有孝心是好事,但沒說這樣就要你委屈自己。”

  盧辛語的眼眶頓時就紅了,她忍不住更加抱緊了丁懷秀的胳膊,“我沒事,我就是……就是難受的很。”

  “成瀚到底做了什么?他是不是出軌了?”丁懷秀一臉嚴肅,除了出軌,她不知道還有什么事要鬧到離婚的地步。

  盧辛語連忙搖了搖頭,眼淚就掉了下來。

  “你這孩子,別光顧著哭啊,你倒是說句話啊。”

  “我就是覺得太累了,結個婚跟沒結一樣,一直異地。就是一些小矛盾,但累積起來,我……我覺得我扛不住了。”盧辛語隱去了“小恩恩”的事,而且那件事也的確不能說明什么,從頭到尾她在意的其實是成瀚的態度,是他欺騙她的事實。

  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小恩恩的事情只是一個引子,使得他們鬧矛盾的是兩個人愈發的冷漠和疏離,以及由距離帶來的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

  經過了一晚上以及今天白天的思考,她終于看到了癥結所在,可是她卻找尋不到任何解決方法。

  她不可能放棄自己的事業,就像成瀚說的那樣,她拼死拼活才在沒有任何人脈關系的省會毓秀市扎了根,她不可能為了解決異地就回到遷安或者老家,而成瀚很顯然也不可能放棄遷安這邊的事業。

  兩個人都不可能放棄,也就僵在了那里。

  這世界上有很多的異地夫妻,但是盧辛語捫心自問,她并不是那種無私奉獻的人,相反,從小的家庭環境讓她很沒有安全感,她覺得這世界上,女人只有倚靠自己才能實現獨立自主,才能活出自我,即便她再喜歡成瀚,她也不可能為了他去扭轉自己的觀念。

  她有自己的堅持,而成瀚有自己的責任,他們像是走進了一條死胡同,所以找不到出路。

  又或許,她不愿意犧牲,是因為她不夠深愛?

  她開始懷疑自己,開始動搖,所以更加不確定兩個人能否走下去。

  無疑,她是悲觀而消極的。

  “辛語啊,當初你是那么堅定的要嫁給成瀚啊。媽知道生活很磨人,但是哪對夫妻不是這么過來的。媽也心疼你,但如果不是原則上的問題,僅僅是因為累了,那媽必須要勸你想想清楚,畢竟兩個人能做夫妻,這是天大的緣分。你們一路走來也不容易,你就忍心這么放棄?再說你想想啊,如果你倆真的離婚了,你還能接受新的感情嗎?如果成瀚重新投入到新的感情當中去,你能夠想象他像對你好一樣對別人好,你能接受得了嗎?”

  盧辛語愕然抬眸,眼里的淚水聚集在眼眶底部,仿佛凝結住了。

  母親的話給她敲響了警鐘,令她醍醐灌頂。

  她根本無法想象兩個人分開的樣子,他只是和那個小恩恩聊了兩句,她尚且受不了,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對某個女生像對她一樣好,然后兩個人一起做他們曾經做過的事情,她絕對會瘋掉的!

  她根本無法想象這樣一天的到來。

  丁懷秀一看到女兒的表情,就知道女兒只是沖動地說出了離婚的話,這一看就是情根深種,哪里真能離開成瀚?

  “唉。”她不禁嘆了口氣,然后拍了拍女兒的手,“媽希望你以后無論做什么,三思而后行。不過你和成瀚這次的確都需要冷靜一下,這樣吧,等他爺爺出院了,你就來家里幫我干干活,免得成天想東想西,順便冷靜一下。”

  “你不說我也準備國慶回去幫你洗豬頭洗碗的。”

  “那就好。反正你要記住,不管發生什么,這個家你隨時可以回,以后不準一個人在外面住了,多讓人擔心啊。”

  “嗯,我知道了。”盧辛語乖巧地應了。

  吃完飯后,兩家人又去了一趟醫院,看了爺爺,隨后盧建華夫婦才離開。

  成瀚主動留下看護爺爺,盧辛語在醫院呆到了晚上11點,然后和成毅一起去酒店取了寄存的行李,隨后回了家。

  一開門就是煙味,盧辛語也注意到了茶幾上滿是煙蒂的煙灰缸。

  昨晚她公公守了爺爺一整晚,上午又去了工地,根本沒時間待在家里,所以這煙是誰抽的一目了然。

  只是看到這么多煙頭,盧辛語反而沒了昨晚的那種憤怒。

  她腦海里浮現出今天在醫院看到成瀚那副頹唐的模樣,隨后忍不住勾勒出他坐在沙發上抽悶煙的場景。

  這一刻,心里反而涌上了密密麻麻的心疼。

  抽著煙的他,當時是怎樣的心情?

  想到這里,她覺得鼻子有些酸澀,立即眨了眨眼,將淚意逼回去,然后把行李箱拎到了臥室放好,就連忙回到客廳。

  成毅正在收拾茶幾,盧辛語連忙抽了紙巾,從他手里拿過煙灰缸,說道:“爸,我來吧。”

  成毅也沒有和她搶著干活,轉身燒水去了,然后給自己泡了一壺濃茶。

  盧辛語收拾完茶幾又準備掃地,成毅卻制止了她的動作,說道:“辛語,我們爺倆聊聊吧。”

  他說爺倆,其實是把盧辛語放在和成瀚一樣的位置。

  盧辛語知道該來的躲不掉,雖然心里不安,卻還是坐在了單人沙發上,等待著成毅說話。

  “辛語啊,你也知道,我一直是拿你當親生女兒看的。只是我這個公爹做得不好,你二哥走后,也不問你們愿不愿意,就把這個家的擔子強加在了小瀚身上,導致你們小夫妻異地。這兩年來,我也一直琢磨著怎么改變這種局面,畢竟這時間一晃就過去了,總不能叫你們異地一輩子。”

  “爸,我們沒有怪你,我——”

  “你別著急,你聽我說。”成毅拿出了根煙,準備點火,想到她不喜,又放了下去。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21203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辽宁快乐12选5走 伊利股票涨跌 棋牌游戏app 股票分析师王健怎么样 股票融资融券操作方法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情 主升浪配资 四川血战麻将下载 上海麻将怎么打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今 安徽联网快三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 股票配资免一元免费体验 国际期货配资 温州麻将熟客下载 qq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