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69 公爹退讓,夫妻對峙

169 公爹退讓,夫妻對峙


  “小瀚這個孩子,他媽媽去得早,我知道當年是你陪著他走過那段黑暗的歲月,我也知道他一直喜歡你。那時候我只當他是年少沖動,甚至是癡人說夢,也沒管他,沒想到他最后真能娶到你。說真的,我這個當爸爸的都替他高興。那小子,也只有對你才那么耐心,對其他人,哪時候不是冷著張臉,脾氣又沖又急的。就連我,他說話都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盧辛語聽到這里,不禁低下頭去。

  的確,要說脾氣臭,成瀚脾氣是真臭,也是和她在一起后才改了許多。

  他倆就是相反的,她脾氣好,卻把所有的壞脾氣給了他;他脾氣差,卻把所有的好脾氣給了她。

  或許,這也是一種緣分?

  “我也不說你們走到一起多不容易,這些你們比我更清楚。爸只想告訴你,成瀚是我兒子,什么秉性我最清楚,他這兩年一直跟在我身邊,一有時間就是去找你,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就是你!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你可能也不愿意和我說,但是爸要告訴你,如果是成瀚的錯,我絕對不會包庇,我幫你揍他!”

  成毅說得激動,盧辛語聽得鼻頭發酸。

  這樣的公公,已經是十分公正的了。

  “他沒有做錯什么,我們……我們就是一些小矛盾。”盧辛語只能如此回道。

  成毅聞言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們現在工作壓力大,說來說去還是異地的問題。這樣,我也還沒到老到不能動彈的地步,等你們爺爺出院了,小瀚就和你回毓秀去。他本來也不太喜歡做工程,還不如重新去上班,做回原來的本職工作。至于這邊,我能做到多久就做到多久。我也想通了,掙家業來不就是為了讓兒女日子過得更好嗎,如果到頭來反而束縛了你們,讓你們過得不開心,甚至讓這個家都散了,這才是得不償失、本末倒置。所以我決定了,讓小瀚和你一起,你們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去!”

  盧辛語萬萬沒有想到,她公公竟然放棄了讓成瀚繼承他衣缽的想法,要知道,那可是他辛辛苦苦拼了一輩子攢下來的家業啊!

  說不震動那是假的,甚至她心里已經遠遠不是震動那么簡單了,而是大地震、大海嘯!

  讓思想固執的老一輩作出讓步,那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一件事,她公公做到這個地步,已然非常令人震撼。

  “爸……”

  “你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好了,我耽誤你們太久。行了,已經很晚了,早點睡吧,回頭我再和小瀚說這個事。”

  成毅說完,拿了打火機和煙盒去了主臥室,盧辛語坐在沙發上怔怔不能言語,半晌才回過神,然后去衛生間洗漱去了。

  等洗漱收拾完畢躺在床上,已經是十二點過,她習慣性地刷一下手機,然后就發現成瀚給她發了一條消息。

  “晚安,老婆。”

  只有四個字,卻令她久久不能移開視線。

  過了許久,她終是放下了手機,然后閉上眼睛。

  只是腦海里全是成瀚的身影,揮之不去,自然,這一晚失眠了。

  翌日,盧辛語又去了醫院。

  爺爺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下午的時候醫生幫他取下了24小時動態心電圖檢測儀,然后又給他輸液。

  因為再輸一天液就可以出院,老爺子身體基本上沒什么大問題,所以成毅父子直接把老爺子接回了家,等到輸液的時候再把他送到醫院去就行。

  畢竟醫院環境嘈雜,老爺子年紀大了又淺眠,回到家里還能休息好一點兒。

  晚飯是成瀚做的,三菜一湯,清淡可口,主要照顧老爺子的口味。

  盧辛語雖然不想搭理成瀚,但還是主動進了廚房幫忙洗碗,畢竟成瀚守了老爺子一晚上,白天又一直沒休息,她也不好意思光吃飯不干活。

  但成瀚卻沒讓她碰水,一句“我手已經沾油了,我來”就把她給打發了出去。

  盧辛語也懶得和他爭,因為不想和他多說。

  晚上八點多,盧辛語陪著老爺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成毅特意把成瀚叫到了陽臺上,盧辛語用余光掃了眼,心里猜測公公估計是給成瀚說昨晚對自己說的那番話,即讓成瀚去毓秀的決定。

  盧辛語有些心不在焉,她不知道成瀚會怎么回答,包括她自己心里也很亂。

  就像她做不到犧牲自己從毓秀市回來一樣,她也無法心安理得地享受成瀚為她犧牲。

  心不在焉地看著電視,她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面對成瀚。

  可終究是要面對的。

  晚上十點,老爺子進房間休息去了,成瀚和盧辛語也洗漱完畢回了房間。

  盧辛語本來不想和他共處一室的,但是爺爺和公爹都在,她也不好做得太過,于是只能用沉默來劃開兩人的界限。

  兩人躺在床上,中間都還可以再睡下一個人。

  成瀚不敢靠過去,他知道,自己現在能和她處于一個屋檐下,都還是她看在家人的面子上,不然以她的脾氣,只怕早就暴走了。

  但是這么好的機會,他怎么能放棄溝通?哪怕再困,也得打起精神解釋。

  “小魚丸,你能聽我解釋嗎?”

  盧辛語沒回答,背過了身子不看他。

  這是一個拒絕的姿態,但其實潛意識里她是否又存了讓他解釋的意思呢?畢竟她沒有明確地出聲制止。

  成瀚見她不搭理自己,心里有些酸澀,但也只能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

  “那個女生叫宣恩,就是當年我們倆還沒好的那段時間,我天天晚上悄悄跟著你從奶茶店回學校,然后有一天在東門外救下的那個女生。當時救人也不過是見義勇為,沒想太多,后來出國后才發現她也在交換生隊伍里面。她能當上交換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當初的那件事情,你也知道,同學們還戲稱那條路為保研路,所以她的功底并不是很扎實,出國很多地方不適應。”

  盧辛語聽到這話,心中忍不住嗤笑一聲,所以呢?所以他就憐香惜玉?他到底記不記得,那時候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啊!

  “大家當時都是一個學校出去的,會互幫互助。不過我和她不是一個專業,我自己本身課業就很忙,所以和她基本上沒什么交集,即便有交集,也僅限于大家聚會的時候。最開始的時候,因為她老說我是她救命恩人,所以大家還開過玩笑,但我立即說了我有女朋友,和她撇清了關系。除夕那晚后,我察覺的不對就更是離她遠了,因為我不想讓你誤會,即便你不在我身邊。”

  “那后來呢?后來你們怎么又勾搭上了?”盧辛語的話里滿是嘲諷意味。

  “不是勾搭,我和她沒什么!”成瀚只覺得冤枉,連忙遞上了自己屏幕破裂的手機,“不信你看,我都沒和她怎么說話,是她找上來的。”

  盧辛語直接揮手將他的手給格擋開。

  “不是,你看看啊,老婆你看看!”

  盧辛語其實是看過的,因為在意,所以她記得一清二楚。

  那個女生一上來就問成瀚怎么不繼續自己的本職工作了,然后又自說自話講了一大堆,大意就是在為成瀚感到惋惜,既可惜他當初放棄出國留學的機會,又可惜他半道改行。

  成瀚只是禮貌性地回復了一聲,然后就問她有沒有什么事,結果那個女生就發了一堆的照片,開始回憶起他們當交換生的時光。

  后來那個女生還發了一些“你這么辛苦,你老婆一定非常體諒你、愛你吧”,總之話里話外都在窺探成瀚的感情生活。

  成瀚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回復,然后聊天紀錄又過了幾天,那個女生又發了一些關于她工作上的疑惑之類的話來。

  成瀚隔了許久才回了個一句“工作都是這樣,習慣就好”,然后那女生又開始自說自話,再后來就發了唐人街系列照片。

  還提到了成瀚當初和盧辛語視頻的事情。

  “你應該帶你老婆親自到唐人街來感受一下春節氣氛的,讓她更多的了解你,我聽說你們最近鬧得并不愉快,唉,婚姻總是這樣的,我懂你。”

  說著就開始用追憶的口吻又說起了當年的二三事,最后發了張兩人相擁的圖。

  接著就是隔了好幾天后,她昨晚看到的那三條信息。

  想到這些,盧辛語就覺得自己快氣到心肌梗塞!

  偏偏成瀚又將手機遞了過來,“老婆,你看看嘛,我真的沒有和她聊!”

  “有什么好看的,她那么喜歡找你聊,我看你也歡喜得很呢!”盧辛語氣道。

  “沒有!絕對沒有!”成瀚就差指天發誓了。

  可他急于自證清白,卻壓根不知道盧辛語從頭到尾介意的根本就不是兩人的聊天內容,而是他的態度!

  “那你為什么不阻止,就任由她騷擾?呵,除了你樂意我想不出別的原因!”

  盧辛語的語氣里全是諷刺。

  在她看來,或許成瀚是不想搭理這個女的,但是他并沒有阻止這個女的啊,這個女的不斷地對他進行騷擾,甚至一直話里話外揣測他們夫妻的感情,試圖挑撥離間,白蓮婊的惡臭味那么明顯,成瀚為什么不制止?還放任她對他進行微信轟炸!

  難道說,他心里其實也是贊同那個女的說的,也在為他當初的選擇而感到不值和后悔嗎?無論是當初和她走到一起的選擇還是后來工作上的選擇!

  “不是,我……”

  “你什么?還有,當初你就知道她對你圖謀不軌,為什么現在還要來加她微信?”

  “那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也沒想太多,她加我,我就通過了。至于阻止,那天我存照片的時候,工地上突然發生了急事,一個電話打來,使得我趕緊就跑到了工地去,我記性又不好的事,照片忘了刪不說,連帶這個人都忘得徹底。從頭到尾,我根本就沒把她當回事你懂嗎?我沒有想到……”

  “你沒有想到我當回事了是吧?啊?”盧辛語撐著身體坐了起來,背靠床頭,環抱雙手,神情冷漠而諷刺。

  “不是,老婆,我知道我傷到你的心了,是我沒有顧忌到你的想法。我其實都準備向你坦白的,但是爺爺突然生病打亂了我的計劃,你相信我好不好?啊?”

  “相信?成瀚,你一次又一次地撒謊,你叫我怎么相信?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最脆弱的,你決定要挑戰我的忍耐極限的時候,為什么不考慮一下我知道真相后的后果。還是你覺得,無論發生什么,我都該無條件地原諒你么?”

  盧辛語眼眶微紅,為了不吵到公公和爺爺,她特意壓低了聲音,說到激動處,聲音嘶啞到甚至只剩下氣聲,可見是憤怒和傷心到了極致。

  成瀚連忙搖頭,“不是,老婆,我從來就沒這么想過。真的,沒有。我錯了,但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給你坦白好不好?”

  “太晚了。”盧辛語也搖頭,滿臉失望。

  成瀚心里咯噔一下,連忙翻身在她面前跪了下來,“老婆,求你了,不要離婚,我真的不能離開你,求求你了!”

  事實上,盧辛語這會兒根本沒想到離婚。

  她之前的確有過這念頭,但在母親讓她思考她是否真的能接受新的生活,也接受成瀚會有新的生活的時候,她就發現她其實是無法離婚的,可這會兒成瀚一提起,她反而有點兒騎虎難下的意思。

  她是個倔脾氣,自尊心又強,嘴巴上總是不肯落了下風。

  此時一聽成瀚說到離婚,她就覺得,如果自己輕易點頭了,那豈不是讓他覺得這件事根本不是事?那他根本不會長記性,以后只怕會再犯。

  而且,那豈不是打臉她自己?把她先前的一系列言論都給推翻了?

  為此,要強的她立即冷了臉,“離,必須離。”

  “不離!”成瀚說著就朝她撲來,牢牢地抱住了她。

  “我過不下去了,成瀚。”盧辛語伸手推他,卻掙脫不開,急忙道,“你給我起來!”

  “不,不起,起來你就和我離婚了。”

  “你起開!”

  “不起,除非你答應我不離婚!”

  “成瀚!”盧辛語氣急,對他的無賴行為深惡痛絕,“每次你都這樣,除了耍賴、除了用強,你還會什么?你真的在意過我的想法、在意過我的感受嗎?成瀚!”

  說著,她眼淚就掉了下來。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20867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河北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长沙麻将秘籍 大众麻将玩法怎么胡 黑龙江36选7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旧版麻将来了下载 恒大足球队员名单 黄金配资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全球股票指数stock 快3湖北开奖结果查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