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179 碰瓷,我懷孕了

179 碰瓷,我懷孕了


  成瀚想也不想直接拒絕,她又加,最后成瀚干脆置之不理了。

  中間課間休息的時候,成瀚迅速地從后門去了衛生間,足足等到上課時間才返回,這才沒有被纏上。

  但下午五點四十培訓結束的時候這招就不好用了,宣恩明顯防著他逃脫,幾個健步沖上去直接在后門攔住了他。

  “成瀚!”她興奮地喊道,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明知道成瀚在故意躲著她,她竟然還能笑得一臉燦爛。

  成瀚掃了她一眼,皺了下眉,他很不適應撲鼻而來的香水味,抬步準備繞過她離開。

  誰知道這時候她居然上手拉他!

  成瀚避如蛇蝎,連忙后撤一步,怒道:“你干什么!”

  他可不想和她有任何牽扯,不光是答應了盧辛語的,從他自身來講,他也非常不喜宣恩這種做派!

  此時此刻看到妝容艷麗的宣恩,成瀚只覺得令人窒息,甚至被她臉上的笑容看得汗毛豎起。

  宣恩卻是一如既往的厚臉皮,“成瀚,真的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欸!聽說你又回到毓秀市重新找工作了,我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來到毓秀市,沒想到……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

  她臉上是明媚的笑容,而成瀚的臉又再次黑了。

  又是群里的誰把他的消息賣了!

  “緣分,不,我覺得是猿糞。”他沉聲道。

  “什么意思?”宣恩不明白,甚至還無辜的問,“對了,你為什么要刪除我的微信啊?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嗎?大家不都是朋友嗎?”

  成瀚驚嘆于她的厚顏無恥。

  “我覺得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不愿意與這種人多說。

  誰知道宣恩卻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不懂,你當初救了我,我們又一起出國留學,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們又是朋友,你為什么要對我如此絕情?難道今天我們在茫茫人海中重逢,你都不覺得是種特殊的緣分嗎?”

  又來!

  還緣分?

  成瀚簡直要被她的厚顏無恥打敗了。

  此時參與培訓的人員基本上都走了,他也不再有什么顧忌,眸光一暗,毫不留情面地講道:“還不明白嗎?什么緣分?對我來說,你就是坨臭狗屎,踩上去臟了鞋不算,還惡臭熏人!叫人惡心!”

  “你!”宣恩似乎也沒有想到成瀚竟然會這么毒舌,竟然說她一個女生是臭狗屎!最重要的是,培訓室里還有正在收拾東西的老師。

  她頓時泫然欲泣,“成瀚,你怎么能……”

  只是成瀚卻無暇觀看她的表演,早已抬步離開。

  宣恩顧不得抹眼淚,愣是跟了上去,一直追到了露天停車場。

  成瀚不理會她,上了車就發動車子,然后一打方向盤準備離開。

  驚變就是這一瞬間發生的,宣恩竟然直接抬腿躥了出去,張臂攔在車前,成瀚沒想到她竟然以身犯險,等他踩剎車的時候已經晚了,宣恩被車子擦到,倒地不起。

  事實上,剛起步的車子能有多快的速度呢?成瀚又不是趕去投胎。

  但是宣恩就是癱在地上不起,非說成瀚把她撞重傷了,愣是活生生地演了一出碰瓷。

  成瀚也不是個任人糾纏的主,這天寒地凍的她愿意躺著,他干脆也不打120,直接報了警。

  警察一來,看了行車記錄儀,雖然明白是宣恩的主要責任,但是清官難斷家務事,這一看就是男女癡纏的污糟事,再加上宣恩哼哼受了傷,他們又不是醫生,也不敢強行把宣恩扶起來,最后又撥打了120。

  急救車來了后,警察勸成瀚先帶人去醫院,讓兩人和解,成瀚沒辦法,只好先送宣恩過去。

  那一秒,他簡直想把宣恩殺了的心都有了。

  盧辛語聽完成瀚的描述,也是無語,這都是什么人啊!

  “你當年救了她,結果……”她覺得這宣恩也是一朵奇葩。

  好歹是D大出去的學生啊,說出來盧辛語都嫌棄自己和她讀同一所大學,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鳥兒都有。

  成晴也是火冒三丈,她大概理順了這是一件怎樣的事情,尤其是問清楚成瀚當年救人的事情后就更是清晰明了,頓時一擼袖子,對盧辛語說道:“辛語,我去幫你們收拾她!”

  她正準備抬腿,一個男人就風風火火地從她身側擦了過去,撞得她肩膀一痛。

  “唉你怎么回事?”成晴怒道。

  男人立即回頭道歉,“對不起!對不——成瀚?”他瞬間認出了成瀚。

  成瀚也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徐明凡?”

  盧辛語看著這一幕,略微挑了下眉,她并不認識這個所謂的徐明凡,但成瀚認識,下意識的,她覺得這個人和宣恩有關系。

  “對了,成瀚,宣恩呢,她有沒有什么事!”徐明凡連忙問道。

  盧辛語心道:果然。

  成瀚卻不答反問:“所以,一直以來就是你把我的消息透露給了宣恩?”

  “我……”

  “是或者不是?”成瀚瞇眼,顯然是發怒的前兆。

  徐明凡的聲音一下子弱了起來,“宣恩她喜歡你,我,我別無選——”

  “砰!”

  是拳頭入肉的聲音!

  成瀚竟然一拳直接朝徐明凡的臉上揍去,頓時把人打得跌倒在地。

  醫院座椅旁邊的人全都嚇得連忙站了起來,慌忙退開,然后隔著一定的距離把這一塊兒圍了起來,等著看戲。

  成瀚卻完全不顧眾人眼光,俯身一把揪起了徐明凡的衣領,將他拽了起來,“你TM有病啊!她喜歡我關我什么事?你憑什么透露我的信息?枉我還將你當作朋友!你喜歡她干嘛拖上我!老子差點兒被你們這些神經病弄得家破人亡!”

  家破人亡這個說法是過了點兒,但一想到盧辛語因為這事和他提離婚,想到那些天的痛苦和糾結,他就覺得這心里憋著一團火。

  徐明凡的臉色也變得青白交替,他顯然沒有想到自己的行為會帶來如此的后果。

  “對不起、對不起!”他連忙道歉道。

  成瀚最見不得他這窩囊樣,“你TM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對不起有什么用!”

  成瀚說著,拳頭終究沒有再落下去,興許覺得這樣的人很沒勁,他就松了手。

  見他松手盧辛語也松了口氣,她真怕成瀚脾氣上來了把人打得沒命!為了這些人賠上自己那可不值當。

  她連忙伸手拉住了成瀚,沒說話,但眼里全是擔憂。

  成瀚想著她懷著身孕,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隨后對徐明凡說道:“既然你來了,你上樓去守著她吧。這是醫藥費,就當我今天被狗咬了打疫苗的錢,從今往后,別讓我再看見你們!”

  剛說完,一道尖銳的女聲就在大廳里響起,“成瀚,你別走!”

  盧辛語聞聲看去,就見一個妝容艷麗的女人直接朝他們的方向飛奔過來,她心里有個聲音:這就是宣恩。

  宣恩自然也看見了她,因為成瀚牽著她。

  她走上前來,一股濃郁的香水味也撲面而來,盧辛語頓時嫌惡地皺起眉頭,身體卻擋在了成瀚面前,冷聲道:“警告你,離我老公遠一點。”

  宣恩卻像根本沒聽到她說話一樣,一雙大眼睛直直地看著成瀚,眼里有淚花閃爍,“成瀚,你非要這樣對我嗎?一點兒都不念舊情嗎?”

  她說得含糊,讓盧辛語聽得皺起眉頭。成瀚連忙對盧辛語搖了搖頭,讓她相信他。

  而這頭,徐明凡急忙去拉宣恩,宣恩卻掙脫了他的手,對著成瀚大聲道:“成瀚,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已經懷孕了!”

  轟!

  這話如同平地驚雷,頓時在眾人腦海里炸響。

  盧辛語瞬間站立不住,臉上血色全無,“你、你說什么?”

  旁邊圍觀者也開始指指點點,一副看戲看得津津有味的神態。

  “你別胡說,我和你根本就沒有任何關系!”成瀚急忙撇清,立即扶住盧辛語。

  盧辛語沒有推開他,而是緊緊抓住他的手,偏頭睜大了眼睛望著他,那里面有著驚疑、沉痛和詢問。

  “小魚丸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成瀚急忙解釋。

  “成瀚,你到底對宣恩做了什么!”徐明凡大吼,涉及到宣恩的事情,他立即變得強硬起來。

  情勢轉換,只見他一把揪住成瀚的衣領,大怒道:“你個混蛋!”

  說話間,他揮拳直直地朝成瀚的臉上招呼過去。

  成瀚被盧辛語拽著,又護她,避讓不及,生生地受了這一拳,身體往后偏去。

  “成瀚!”盧辛語焦急大喊。

  正在這時候,她感覺背上一股推力,一個不備,竟然順著成瀚歪斜的方向跌去。

  “辛語!”成晴急忙出手,但已經有些晚了。

  下一瞬,她當了肉墊,讓盧辛語倒在了她身上,只是她的腰卻磕在了座椅上,登時痛得她眼冒金星。

  但她顧不得這么多,急忙朝盧辛語望去。

  “老婆,老婆,你怎么樣?”成瀚的聲音也傳來。

  成晴聞聲看去,頓時驚得連痛都顧不上了。只見盧辛語面色慘白、冷汗淋漓、眼皮翻著,竟是要暈了過去。

  最要命的是,她的身下竟然有鮮血流出!

  “老婆!”成瀚也看到了,只覺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他立即伸手摟住盧辛語,隨后偏頭。

  “宣恩,我老婆和我姐要是有個好歹,我要你償命!”成瀚放下狠話,冷冷地瞥了一眼宣恩和徐明凡,然后立即對成晴說道,“姐,你還能起來嗎?”

  “別管我,趕緊帶辛語去看醫生!”

  成瀚點頭,二話不說打橫抱起盧辛語,急匆匆地就去了急診。

  “讓一讓、讓一讓!”

  他一路直接沖到了急診室,也顧不上掛號。

  好在這里的醫生也算是負責任,見情況緊急,立即事急從權幫他看了。

  “醫生,我老婆怎么樣!”成瀚急忙問,這時候盧辛語已經暈厥過去,而且血越流越多,他手上身上都是,這讓他有些六神無主。

  “你別慌,把她情況給我講講。”醫生一邊翻著盧辛語的眼皮一邊問。

  成瀚立即回道:“她最近老是畏寒,肚子里懷了寶寶,因為孕酮偏低,前段時間我們一直在保胎……”

  ……

  成晴沒有跟著成瀚一起去急診室,她撐著身體站了起來,強勢地拽住了宣恩的手。

  “你別想跑,別以為剛才我沒看到你動手推人,這里有這么多人,都是見證,醫院里還有監控。我告訴你,我弟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這是故意傷人,要負刑事責任的!還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哼,事情沒說清,你以為直接把屎盆子扣在我們成家頭上,我們就會認嗎?”

  “我……”宣恩此時臉也白了,望著地上那攤血,她慌了。

  她當時只是一瞬間的惡念,完全沒有想到這樣輕輕一推竟然會這么嚴重。

  “這位大姐,你放開她!”徐明凡連忙喊道。

  “你給我滾!”成晴冷冷地瞪了一眼這個男人,又道,“你算是哪根蔥,她是你媳婦還是你未婚妻?和你有半毛錢關系?需要你在這里為她出頭?還是說你喜歡她?可是人家根本從頭到尾就沒正眼瞧你,還想著倒貼我小弟,這樣的女人你也看得上,真不知道是不是眼瞎!”

  徐明凡被成晴直白露骨的話刺得臉頰漲紅,愣是不知道該怎么接嘴。

  宣恩急忙看向他,柔弱可憐,“明凡,救我。”

  “不用救,這是法治社會,我不會對你做什么的,我只是防著你跑了而已。”成晴冷聲道。

  她額上全是汗,腰其實已經痛得不行,但她絕不肯讓這對狗男女跑了。

  宣恩見她態度堅決,面色沉冷,又聽她說要負刑事責任,這分鐘也害怕了。

  她急忙朝成晴懇求道:“成瀚姐姐,我剛才真的不是故意推成瀚老婆的,我是想拉她,我看她快滑倒了,真的。”

  “黃鼠狼給雞拜年,我能相信你?”成晴冷嗤一聲。

  “真的,我不是故意的,還有,我剛才只是說我懷孕了而已,沒想到被你們誤會了。我是說我懷孕了,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破壞成瀚的家庭,我只是想趁這次見面的機會和他好好的告別而已,畢竟他曾是我喜歡了這么多年的人。我真的沒想到你們會想岔,畢竟成瀚是個那么好的好男人。你相信我,他對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能夠恩將仇報呢?”

  “你說什么?”成晴震驚。

  徐明凡也是一臉愕然,不解地看著宣恩,又掃向她的肚子,“你……”

  圍觀的群眾也是一臉懵,這神轉折吶!

  回想一下,剛才那個女人確實喊的是“我已經懷孕了”,但從頭到尾確實沒有指認過是誰的孩子,只是她先前一句告白讓人很容易就想歪了

  所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眾人大驚,疑惑不已。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6169469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星悦浙江麻将老版本下载 股票涨跌幅度公式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快三走势图今天快三走势 股票涨跌颜色消失了怎么办 下载大众麻将老版本游戏 亚冠四分之一决赛时 奕乐贵州捉鸡麻将 手机棋牌 正规配资 湖北30选5开奖结 基金配资哪家好 4场进球彩最新一期对阵 最安全的p2p理财平台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