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誰搶走了我的遙控器 > 008 分家的爭吵

008 分家的爭吵


  人死不能復生,無論盧辛語她們是否能夠接受這個事實,事情已然發生,而活著的人依舊得繼續過日子。

  時間轉瞬即逝,眨眼就過了頭七。

  盧語潔和盧語皓已經被父母趕去上學了,盧辛雯和盧辛語因為隔得遠,回家一趟不容易,再加上她們都請了一周的假,所以還在家中,不過假期也即將告罄,兩人都買了第二天的票準備趕回去。

  回程票是來的時候就提前買好的,因為不是寒暑假和節假日,機票相對便宜,火車票那邊學生票又不能打折,所以姐妹二人都還是買的機票。

  只是在臨走的前一天,家里發生了一件事,母親和奶奶為分家起了爭執。

  盧辛語和盧辛雯聽到爭吵的時候,母親和奶奶已經吵得不可開交。

  “什么叫我們都不管你?我和建華都商量好了,保潔的那工作你就不要做了,回家來我們有什么你就跟著吃什么,你要生病了我們也管,就像雯雯她爺爺不也是我們拿錢嗎?分家不是說就不管你,而是語皓他們都大了,不說像潘慧和潘淘那樣有自己的房間,至少不能再和他姐她們擠一屋子吧?否則像什么話?建軍這幾年一直在外面,他那邊的兩間房一直鎖著,我們也沒說什么。我們當兄嫂的也只是希望把財產分割清楚,誰也不占誰的便宜,再說這些年大體上不都是分著過的嗎?就差最后這一步了。”

  盧辛語的母親丁懷秀氣得站在門邊抹眼淚,她一向不愿與婆母多說,今天要不是婆母在這里撒潑打滾,非說她和盧建華沒良心不管她,她也不會說這么多。

  “不行,反正我沒死就不能分家,我的兒子都不能離開我!盧家就只能有一個香火,過年過節不能分開拜!”盧辛語的奶奶許惠芬兇狠的喊道。

  說著她又大哭起來,趴在床上拍打著床單,哀嚎道:“敬國啊,你才剛走啊,大兒媳就在這里要分家,他們就只看中了這點財產啊,都不管我啊!敬國你怎么不帶我一起走啊,我的命好苦啊……”

  許惠芬聲情并茂、涕泗橫流,不知情的人一看,還真以為這家兒女要將她老人家逼上絕路。

  盧辛語家就在大馬路邊上,大門敞開著,許惠芬這樣哭喊無疑會引來路人側目,就算關了門,也攔不住鄉鄰的猜測。

  丁懷秀本來就對這個婆母不滿,如今看她非要胡攪蠻纏把這個不孝的屎盆子往自己和老公頭上扣,頓時氣得嘴唇發抖。

  “媽你這是做什么?懷秀剛剛都說了,我們不會不管你的!建軍也不會不管你的!”大兒子盧建華立即調和道。

  但這卻引發了許惠芬更加傷心的嚎啕,她坐了起來,深情控訴道:“你們就是要迫不及待地把我趕出去是不是!我的房間你們給語皓算了!反正我快死了,也用不著住了!”

  “媽,你這是什么話!我怎么可能把你趕出去!”這簡直是誅心之言,盧建華本來就是個孝子,只得解釋道,“就算分家了,我們也會孝順你的,你想和誰住都可以。你就算以后完全和我們住,所有的一切由我和懷秀承擔,那也是我們應該的!”

  這已經算是承諾了,但許惠芬聽到這話不僅沒有消停反而哭得更響了,“老大,你就是要分家是不是?你就是要逼死你媽是不是!”

  “對,我們就是要分家!”媳婦丁懷秀受不了了,“就算看在幾個孫子孫女的面上,您老也不應該這樣撒潑!其他人我就不提了,我和建華還要怎么對你和爸?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看得到我們的好?分,今天這個家必須分,這么多年我受夠了!”

  丁懷秀的話音剛落,許惠芬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樣倒在床上,然后用手緊緊地揪著心口的衣服。

  盧建華和一直沒說話的盧建軍嚇得立即沖了過去。

  “媽,你怎么了!”

  “媽?你沒事吧!不要嚇我!”

  兩兄弟都非常著急,這個節骨眼上要是母親再有什么事,他們兩個良心怎么安?

  許惠芬見兩個兒子撲在跟前,立即捶打著胸口,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控訴道:“我這心里難受啊,難受!建華,你弟弟建軍這么些年還沒有成家,你就忍心分家讓他一個人過嗎?大過年的你就讓他一個人吃飯嗎?你做得到我這個當媽的做不到啊。”

  丁建華被問住了,其實一開始他也沒想過分家的,但是……

  “你就真的這么容不下你的兄弟不是!”許惠芬大喝一聲,說著拼命捶胸。

  “不是!不是的媽,媽您別激動……”盧建華慌了神,連忙應允,“不分家,我們不分家。媽,您別嚇我,您身體重要啊!”

  “媽,您別這樣,注意身體。”盧建軍也跟著開導。

  丁懷秀看不下去了,她就知道是這么個結果!氣急的她轉身就走,順道把在門口偷聽的盧辛語兩姐妹也給拽走了。

  母女三人上了樓,丁懷秀也顧不得孩子在跟前,坐在床上抓了枕巾就開始抹眼淚,一雙眼睛紅得嚇人。

  “媽,你別哭了,哭多了傷身體。”盧辛語蹲在床前安慰。

  盧辛雯去外面拿了紙進來,她藏不住話,一邊把紙遞過去一邊問:“到底怎么回事啊媽,怎么就突然扯到分家了?”

  “怎么回事?還不是她作出來的,你們以為我愿意當那個惡人啊!”丁懷秀生氣道,在女兒面前,她有著說不盡的委屈。

  至于她口中的“她”,無疑指的是孩子們的奶奶許惠芬。

  “到底怎么回事啊?”盧辛語也疑惑。

  丁懷秀擦了把鼻涕,哭訴道:“今天你們爸爸和你們小叔在商量喪葬費和份子錢的事情,本來都說好了兩兄弟平攤的,結果你奶奶來了,一聽就不同意,說是你小叔沒成家,后來干脆只讓你小叔出了一部分棺木的錢,其他錢就不出了。你們說說,這世上哪里有這樣的事?哪家兒子當得這樣輕松的?”

  “那禮金呢?”盧辛語沒順著母親,反而問道。

  丁懷秀冷哼一聲,“你奶奶和你小叔倒是說得好聽,禮金你小叔一分都不要。”

  “這不挺公平的嗎?”盧辛語疑惑。

  盧辛雯也一臉茫然,“感覺也沒虧啊,媽你反應是不是太大了?”

  聽到兩個女兒這么說,丁懷秀差點兒一口氣沒上來。

  “沒虧?沒虧大發了!不是你爸爸為人好,就憑你小叔,親戚和寨鄰能送這么些禮?這禮金都是我們先送出去的,而且以后也都要還回去的,和你小叔本來就沒什么關系!他這么些年一直在外面,人情往來就沒參與半分,你說他要真的沒成家那就算了,他是結過婚的,當初結婚也是收了別人的禮的!”

  兩姐妹皺眉,其實不太理解這其中的彎彎繞繞。

  丁懷秀看她二人臉色茫然,恨鐵不成鋼地嘆了口氣,“我這樣說吧,棺材是你爸爸、姑媽和小叔三人一起湊的錢,但是其他的呢?你姑媽作為外嫁女,請了個樂隊雖說摳門,但也算盡了孝心。但是你們小叔呢?”

  丁懷秀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但你們小叔,先不說這幾次生病他就沒露面也沒掏錢,就說這次的喪葬費用,買豬殺羊請先生,置辦酒席看墳地,哪樣不是你爸爸在操持、在承擔?結果現在你小叔一句禮金他不要,這些也不摻合,你們想想,是不是相當于你爸一個人把你爺爺埋了?他盧建軍從頭到尾就露了個臉,不知道的可能還要贊他一句孝子賢孫,聽到他不要禮金更是要夸他大方!但是禮金頂個屁用,我和你爸現在已經花了快三萬了,家底都掏空了,那禮金能有多少,到兩萬都不錯了!你說你奶奶和你小叔的算盤打得好不好?我就不明白了,都是兒子,心怎么能長得那么偏!”

  ------題外話------

  對啦,忘記說了,如無意外,每天中午十二點更新哈!愛你們!


  http://www.esjycg.live/49/49066/489322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关于st股票涨跌限制 新快3口诀新闻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多少钱 股策略 微乐吉林麻将 p2p理财平台哪个好 下载哈灵麻将棋牌 德甲队徽 琼崖海南麻将最老版本 登山赛车2破解版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98世界杯 大唐麻将推倒胡一分一元 欧洲预选赛 教你打麻将的游戏 怎么炒股入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