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九百一十章:求生

第四千九百一十章:求生

聽到了沒有?”言師兄連忙接著我的話道,海師兄嘿嘿一笑,道:“一天,如果是這場戰斗由你來打,你怎么打?”

        “一天,別聽他胡扯,怎么打也不告訴他!”言師兄連忙制止我道。

        我笑了笑,道:“就跟凌天那么打呀,能怎么打?”

        結果九方桃卻不這么想,道:“按照我對夫君的理解,他和凌天少爺的打法決然不同,如果是夫君打這場戰斗……”

        “我小桃呀,你也別湊這熱鬧了,夫君無論怎么打我們都很難猜出來,倒不如看看其他的將領呢。”韓珊珊在一旁提醒道。

        “哦……”九方桃知道不能再猜下去,只能是點頭了。

        確實如九方桃所言,如果我來打,當然不會是和凌天一樣的打法,我更傾向于破壞規則。

        除了凌天參賽,如雪也參加了這場沙盤演兵,這孩子小時候經歷了太多委屈,所以我對她一向是溺愛,從小到大要星星月亮皆如數滿足,當然,該發光的金子,仍舊閃亮耀眼,現在的她無論在各方面都異常的出眾,不亞于任何各領域的男兒。

        打到這個時間段,各界面的戰斗已經是白熱化了,能夠決出戰斗勝負倒還沒有,因為即便是收尾,也是這場沙場演兵的一部分,所有參賽人員無人松懈。

        如果凌天靈活多變,那如雪的風格則更偏向霸氣,對于用兵方面,最擅長洞悉和攻擊對方的弱點,一旦撕開了對方的防線,常常就剩下一邊倒的戰局壓制了。

        這樣的戰略需要的眼光當然相當毒辣,畢竟稍有不慎就會踩如別人的陷阱之中,不過如雪不是傻瓜,這小姑娘內斂程度隨她母親,風格非常突出,當年她娘率領古神界大軍和我古仙界一戰,就讓我吃了不小的虧。

        “不愧是如雪小姐,就像是有只眼睛在助她觀察戰局一般,當佯攻和誘餌都無效的時候,分兵他處反倒成了自身的弱點,對敵人而言,這就如同災難了,真不知道她哪來的膽略行單刀之計,難不成真有本能感應這種法?”北狐蕓苦笑道。

        我笑了笑,道:“哪有那么簡單?洞悉戰局需要控制的事物太多了,或許這孩子最擅長的就是這點。”

        “不錯,如雪很擅長讀取別人的想法,甚至很容易猜到別人下一步的行動,從而提前布置,攻擊敵人所必救,在勢均力敵的時候,她幾乎沒有對手可言,因為任何花俏的手段,如果用不上的時候,那就等于是沒有。”九方桃給與了很高的評價。

        如雪的戰局觀賞性是最差的,有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既視感,所以在他們熱烈討論的時候,我把目光投向了趙京那邊。

        一直觀看凌天和如雪的戰局,這時間過得當然也很快,而其他諸如趙京、少梓、香菱、龍丘佑他們的戰局我并沒有特別的留意,可這一看趙京,不由給他捏了把冷汗。

        和弟子們都準備要出線不一樣,趙京那直接陷入了苦戰,原來還看不出戰局到底偏袒到那邊,現在已經看到趙京偏向失敗那一方了,這讓我忍不住凝了下眉。

        站在一旁的勝屠無雙道:“趙京這孩子剛才還打的好好的,不知怎么的居然玩脫了,好幾次戰場上變局都嘗試失敗了,給敵人所乘,故而只能是放棄了戰場,一路退后,恐怕這下想要翻盤難了。”

        “對呀,這戰場風云變化不但,小將們哪一個不是精挑細選的,不但有講武堂出身,還有演武堂的悍將,一個賽過一個優秀……我聽趙京是夫君比較看重的弟子,但畢竟是從天南來不久,還沒有進入校習吧?”勝屠纖柔問道。

        “在家自呢,夫君讓他自由發揮。”九方桃笑道。

        “行軍布陣理應嚴謹一些,臨時改變戰局,勢必等于給了對手機會,這位是講武堂排行前三參選的小將,又如何不抓住趙京這機會?”阮秋水笑呵呵的道。

        演武堂和講武堂是不同的,演武堂直接隸屬軍部,更講究實戰,而講武堂是戰略參謀部,專門出科班軍師,也就是出軍事專家的,所以碰上演武堂的將領,你稍微耍些小手段,怕還有一些容錯率可言,但碰上講武堂那群穩扎穩打的,絕對不會給你半點調皮的機會,更何況對方還是精銳中的精銳,趙京當然就碰上麻煩了。

        “演武堂很適合趙京這樣的將領,敢于冒險,不怕冒險,但這一次嘗試要是他再輸了,演武堂的小輩們可就不會那么看好他了。”秦蓉雪笑道。

        “好端端的優勢打成劣勢,這真是你的那家伙?”海師兄忍不住問道。

        “呵呵,師兄,這趙京是故意的。”我看了一眼,卻斷定了這故意之。

        “什么?還有故意打敗仗的?”海師兄不禁吃了一驚,一群不參與軍事的女眷當然也都吃驚了。

        我點了點頭,海師兄不擅長指揮軍隊,當然無法接受我這法,而九方桃笑道:“故意戰而表現出欲望,卻又故意失敗,那就是為了迷惑對方,或許這趙京已經讀懂了對方軍師的厲害,知道在穩扎穩打上很難給自己創造出勝利的機會,所以故意賣個大的破綻給對方,從而求取破局的機會。”

        “好玩多了,我不信,要是他都能勝,我進去了也一樣可以了,你不看看他,這敗兵跑得稀里嘩啦的,連半點要組織再戰的想法都沒有,現在不是他控制戰場了,是士氣控制了戰局!”海師兄反駁到。

        “不愧是逃跑方面勝人一籌呀,看一眼都知道敗了。”言師兄忍不住插了一句。

        海師兄呵呵一笑,道:“是又如何?這趙京我覺得他輸定了,你看看人家,那軍容整齊,面對的是什么?是敵人丟盔棄甲,不要命的逃!這要是換上演武堂那些,怕早就掩殺過去了!可這講武堂出身就是不一樣,小心得很呀,就是明明勝券在握了,他也以蠶食之姿,不慌不忙的慢慢吃光!信不信,賭一局?”

        “不賭。”言師兄也不看好趙京了,反倒是看向了我,問道:“師弟,你倒是,這趙京此舉真能騙到對方?”

        “我什么時候他騙了?這敗得很明顯呀。”我笑道。

        言師兄詫異了,連忙問道:“可剛才你不是的……”

        “我只是他故意敗的,沒他要騙人呀。”我無奈一笑,跟海師兄或者言師兄來解釋這戰略意圖還是很艱難的,有時候能勝不勝,或者故意一敗也很需要勇氣。

        “呃……”言師兄好奇的看了我好一會,扭頭立即看向了九方桃和阮秋水:“你們一個是講武堂的老大,一個是演武堂的堂主,好歹給我解釋解釋。”

        “戰局千變萬化,誰都不敢肯定最后勝局屬于誰,不過按照趙京的意圖,是要給對方創造出勝局的優勢,而自己以逆風局來相迎,做出這樣的態勢有很多種原因,可能是勢力的因素,也可能是士氣的原因,以我看趙京的軍隊,恐怕他意在激活這軍隊的血性,正所謂哀兵必勝,就是如此。”九方桃解釋道。

        “哀兵必勝?”言師兄一臉懵圈,隨后擺擺手:“算了,老夫聽不懂。”

        九方桃忍不住一笑,而阮秋水則道:“他所在的勢力,常年處于順風局太久,士兵的求勝心,還有求生欲望早就消磨一空,對方則是相反,但因為軍師的正確指揮,現在士氣已然銳不可當,所以趙京需要一場大敗來激起整支軍隊求生的欲望,還有以往的驕傲,再次讓士氣凌駕敵人之上。”

  http://www.esjycg.live/0/1/193841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