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九百一十四章:防務

第四千九百一十四章:防務

“這倒是沒問題。”我答應,韓珊珊非常高興,道:“那就按照這么辦吧,黑袍想要過境,除了經過這條通道并無其他選擇,屆時我們想開通道便開,想不開便不開,進來便甕中捉鱉,不進來他們就自己開通道去。”

        “嗯,臥榻之處睡猛虎,任誰都不會自在,這魔域時空還封不了,我們想要執行攻擊也不過是走過通道的事。”我不免又有新的想法。

        “那當然,所以我們不用怕他不折騰,直接把出口開到了他家門口,他肯定天天寢食不安,到時候還愁他不進入這魔域時空里么?還有,你不準備去舊天城那邊看看?”韓珊珊笑道。

        “這還需要時間,至少懸空殿會議結束之前。”我笑道。

        “也是。”韓珊珊帶著我一路飛入了天道空間的天道城,這里其實就是個洞府聚集區逐漸擴大,隨后變成了集市,在然后于天城控制下,成為了城市的天道境仙家聚集點。

        這里的天道境仙家都來自于九重天的四面八方勢力,由天城提供俸祿,而這些仙家也少則幾年,來的久的也有十來年了,在天道城中或者經營小店,或者進行商業買賣、鍛造加工等行業,算是一邊修煉,一邊做自己的買賣,至于貨物,當然會沿著天城逐步散布出去,所以天道城如今是天城的核心金字塔的頂層,也是交易鏈的終端區域之一了。

        畢竟是天道境的老熟人,進入了城中就引來了許多熟面孔的注意,除了淺色元君出現在了城鎮最高處的豪宅洞府露臺上俯視下來外,還有執劍道君直接飛了下來,樂呵呵的看著我:“呵呵,城主駕到,真是稀客呀!”

        “天下未定,天道城這種養生之地可不適合我。”我笑道。

        “確實呀,你是大忙人,怎么會受得了我們苦修士修煉的方法?這里對我們而言,才是天下樂土,外面都是咱們的道友,這里的混沌氣息又極度濃郁,比以前的白云劍宗可不知道好多少呢,嘿嘿,這次城主大駕光臨,可是有什么事呀?我師姐昨天還與我起你與她封印天劍之事咧。”執劍道君很高興見到我,這家伙性格雖然古怪,但那也是傾向于不食人間煙火,白了是有什么什么。

        “來看看紫劍的狀況,聽有些變動。”我笑道。

        “哦,紫劍呀,就是震了一下,應該是脈絡沖突帶來的波動吧,是嚇壞了我們天道城的仙家,不過后面幾天又不見有什么了,城主就因為這個過來?哈哈哈,負責!”執劍道君不以為然的大笑,還道:“來,去我家喝酒論劍去!”

        我尷尬一笑,這還有事在身,喝什么酒呀?所以看向了韓珊珊,她連忙道:“酒一會再喝,先忙完正事!”

        “也好!那我這就準備酒菜去!我順道把師姐叫上!”執劍道君根本沒聽懂韓珊珊的意思,直接飛走了,估計真的是去準備酒菜了。

        我和韓珊珊互看一眼,只能是無奈默認了,而一路上一群仙家都過來打招呼,其中有姚嗔,孫靜凡等老人現在都在這天道空間里苦修,所以看到她們我也難免是一步三停,飛到封印紫劍的高閣,足足走了大半天。

        最高層的閣樓那兒,腳下就是封印陣,并且符文線條都直指正中央的紫劍,這把紫劍現在雖然閃爍如同呼吸一樣的光芒,但總算是非常安靜,并沒有半點異動的征兆。

        “把紫劍封印在這里,也是為了防止九重天的仙家覬覦此劍,特別是先天九子中的任何一位,我發現他們只要接觸這把劍,都可以和這把劍產生一絲聯系,所以預防萬一,把劍放在了先天九子都夠不到的地方。”韓珊珊出了自己研究過程的一些發現,并且開始伸手去觸摸這把紫劍。

        “奇怪,好像也沒什么問題。”韓珊珊一臉古怪的道,不過還是注入了能量,復制這里面脈絡對接的狀態。

        “讓我來看看。”預防萬一,我當然也得看看紫劍,而我對紫劍其實并不陌生,前期封印都是我主導的,雖然后面全是韓珊珊在做,不過有過開頭,結尾相差不會太遠。

        這把紫劍如今脈絡已經寫滿了,甚至讓紫劍的品質打到了質的提升,看起來已經比屠仙滅神要強大許多了,毫無疑問,這是和天劍劍靈一個檔次的東西。

        如果全都在一個人身上重現先天九子通道加持,這身體的力量會爆發強大到什么地步?

        光是想想我都覺得可怕,當然,能夠承受先天九子的九條通道加身,那也絕非什么容易的事,按照當時蕭劍嵐使用紫劍的情況,好比混沌境這樣的修為,也無法撐住九子通道全部加身,不過使用一部分力量還是沒問題的。

        這紫劍如果給強者使用,當然能變得更強,但給弱者使用,九子通道加身會導致脈絡擴展,甚至超載還會有自爆的可能,而且相克屬性之間是無法同時共存的,這也是紫劍的限制。

        因此理論上,九子通道不可能同時出現,這也是紫劍只能跟劍靈十二殘卷同等的原因,要是九子通道同時能在一個人身體里開啟,那當然是強到難以想象。

        我也拓印了一份脈絡互相克制的圖譜,但因為這九子通道過于復雜,所以一時之間也伏法破譯其中的秘密,只能是等待后續和韓珊珊印照成果,再研究不同之處了。

        看過紫劍的大陣后,韓珊珊道:“奇怪了,明明程序沒有出錯,也沒有人進入過這里,怎么會引來紫劍的共鳴?難不成九子通道還有我們都沒有研究透的地方?”

        “呵呵,或許吧,畢竟先天通道不同后天,先天存在就是法則的其中一環,我們后天皆是由這些法則延伸而出的攀枝錯節,所以我們又怎么去斷定這根源的發跡情況?或有延伸,恐怕也還需要時間,但縱有這樣,連我們都難以察覺它到底多出了什么,那時間上肯定會很久,一時半會看不出來,且再等幾年又如何?”我笑道。

        “你的也是,畢竟把九子通道都注入了里面,還是小心為妙。”韓珊珊平時大咧咧的,但對于這些蛛絲馬跡很是注重,這讓我很是欣慰。

        “那去赴宴吧,回頭我還得找個地方祭煉我的屠仙滅神,我大致上已經有了鍛造的想法了。”我笑道。

        “你先去吧,我得在給大陣再加固一層大陣,這樣放心一些。”韓珊珊道。

        “那你可小心點,還有,若是沒有必要也無需畫蛇添足,適當有時候比繁瑣好。”我點點頭,隨后放心的前往執劍道君約定的地方。

        這座天道城還是相當大的,而執劍道君因為要指導白云劍宗的高修為弟子,所以就在這天道城開辟了白云劍宗的道場,他約定的地方,就是道場的偏殿,也就是聚會酒宴的地方,至于主殿,是侍奉歷代白云劍宗道君的。

        這時候淺色元君已經坐在了首位的右手邊位置閉目養神,而執劍道君邀請我坐到了左手邊的首位,我倒也沒客氣,就是覺得和淺色元君并列有點尷尬,不過把她當成男人來看待,這其實也就不是什么事了,反正白云劍宗都是世外高人,不會在乎這些俗世禮節。

        我也趁著這個機會,把鎮界鼎打開通道的事情,和白云劍宗的仙家都了一遍。

  http://www.esjycg.live/0/1/193489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