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四千舊白衣十九章:鍍金

第四千舊白衣十九章:鍍金

您放心好了,夜憐冬這小姑娘已經放出來了,她也是受害者……”李稚兒眼中帶著一律醋意,看我一臉歉然,她則道:“眼前人又不關切,盡是挑一些看不到的……那時候誰知道你有沒有想自己……”

        “好吧,是我的錯。”我也不打算去解釋了,這是時候李稚兒應該更希望我能夠專心對她一些,所以到了臥房中,我老老實實是坐了下來。

        李稚兒立即給我揉捏起僵硬的肩膀,并且注入一絲絲的活力給我,讓我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

        “呵呵,跟誰來的招式?倒是舒暢得很。”我笑道,身后的李稚兒緊貼著我,笑道:“哼,你管我跟誰來的,道家修煉之道人人皆會,我會此道……很奇怪么?”

        “沒有,只是沒想到你伺候人的時候,竟那么舒服。”我笑道。

        “你一定是覺得我就是傲嬌的小公主,什么都不會對吧?”李稚兒輕哼道,我搖了搖頭,隨后道:“其實你心思細膩,是個很善良的小公主,也并非什么都不會,反倒是懂得許多的道理了不是么?”

        “那還差不多。”李稚兒驕傲的道,而很快她就不打算給我按摩了,從背后環著我的脖子,臉從后面和我的臉緊貼在一起,悵然道:“你是不是心情不快呀?何不與稚兒?”

        “呃……”我看她和我靠得那么親密,難免有些難為情,當然,感受她的貼背感,就如溫柔鄉環抱一般,讓人心中悸動不已。

        “怎么?”李稚兒吐氣如蘭,就像是在慫恿我一般,我哭笑不得,只能急忙出了原因來,也好讓她停下這舉動:“屠仙劍鍛造失敗,毀了。”

        “啊!?”李稚兒一聽這話,果然驚得跳了起來,急忙問道:“是那把很長的……能夠吸收能量,很厲害的紫色神劍么?”

        “不錯,壞了。”我暗松一口氣,李稚兒忽然變得那么主動,其實我也頗有些不習慣,這把劍也算是用盡了最后的力量,給我緩解了尷尬了。

        “想不到這么厲害的劍,居然毀了……你那么喜歡這把劍的,一定很傷心吧?”李稚兒一下子抱住了我,隨后抬起頭來,眼中全是憐惜,但在我看來,這就如同暗藏秋波一般,讓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了占有心。

        我輕咳一聲,道:“今天……咳咳,還是看看凌天的匯報材料吧?想必應該送到了書房的案臺上了,我去看看。”

        完,我立即轉身去外面的書房,然而這時候,李稚兒卻一把拉住了我,可憐兮兮的道:“你都那樣了,也不要稚兒安慰呀?”

        “啊?劍斷了也不能重新接起來了……安慰有什么用?”我詳裝一臉懵圈的看著她。

        “可是稚兒傷心的時候,也是你來安慰的,現在好容易讓我抓住一次機會……”李稚兒咬著下嘴唇,一臉不甘心。

        “你想怎么安慰?我……”畢竟劍斷還是小事,眼下九重天的亂流如果不好好處理,引發如黑袍所的亂局,那才叫大事,可正打算再想點別的招,也好讓這事先這么算了,但就在此時,卻給李稚兒抱了個正著。

        “就……是……這……樣……”李稚兒得逞一笑,臉上透著紅光。

        “稚兒,你也看到了,我現在不是沒心情么?”我心中暗暗叫苦,看來這次李稚兒已經是箭在鉉上不得不發了,我簡直就成了砧板上的魚肉,非任她宰割不可。

        “這就是你的沒心情么……”李稚兒壞笑的看著我,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故意如同水蛇一樣爬到了我身上……

        …………

        這場沙盤演兵比賽結束比我想象的還要快,我這才剛剛伸了個懶腰,外面界塢守衛就提前發給了我外面來人的訊息。

        我從臥榻坐起,準備去接待客人,李稚兒卻從后面抱住了我,道:“真希望能夠幫上點什么……可是稚兒還是太沒用了……”

        “呵呵,胡八道,沒事凈瞎想什么?”我笑了笑,隨后站起來關上了門后,轉身去了書房那兒。

        不一會,凌天、神近昭等弟子們都站在了我面前,并且七嘴八舌的起了這次比賽的情況。

        “爸,這次真沒想到,外面幾個勢力選送的小將這么厲害,過關者竟有五成之多。”凌天沉凝道。

        “我們天城應對他們,有的小將贏得很輕松,有的小將卻打得異常的艱難,簡直是兩個極端,師父,你他們該不會故意好歹摻了進來,也好麻痹我們吧?”神近昭問道。

        “怎么回事?難不成你們沒有獲勝么?”我看向了凌天和之前都出線的龍丘佑、趙京他們。

        “我們倆都沒有撞上其他勢力推選的小將,不過倒是有相熟的朋友碰上了,結果輸了。”龍丘佑道。

        “哪個勢力的?”我問道。

        “所有勢力,都有很厲害的人選,現在看來,我們天城才是紙上談兵者多些了。”龍丘佑苦笑道。

        “這也不奇怪,其他勢力這些年來都呆在實戰之中,難免會出幾個厲害的將領,送到天城來鍍鍍金也理所當然。”我倒也不覺得奇怪,隨后看向了少梓和如雪,問道:“你們也贏了?”

        “是,不過慘勝,遇上了強敵了。”少梓苦笑道,而這個時候這小姑娘還是瞅向了隔壁的臥房,問道:“師父,大白天的,你怎么把門關起來了?難不成……”

        “少梓!”香菱立即拉住了少梓,一副搖頭不讓她惹事的表情,但少梓還是要進去查看一番。

        我心中大窘,這一下,凌天他們也尷尬了,道:“爸,我們幾個想起還有點不解的疑難,這就借用你演武場演兵下,一會再回來!”

        龍丘佑也知道要出事,拉著趙京和一臉懵圈的神近昭,幾乎是拖著兩人出門了,而如雪掩嘴一笑,拉著九方素和葉仙鳶也出去了,這是打算讓我處理家事呢。

        香菱拉不住少梓,我著伸手抓住了她的手,道:“好了,不許胡鬧了,有什么事直接和我好了。”

        少梓臉色紅白交替,但很快臥房的們打開了,一臉詫異的李稚兒走了出來,問道:“怎么了?”

        “沒事!”少梓輕哼一聲,我則松了口氣,李稚兒知道自己要給少梓討厭了,也是一臉無奈,只能道:“那我忙去了……”

        “師父!”少梓瞪著我,似乎要點什么話了,香菱這次也嘆了口氣,一副不知道怎么解決問題的表情。

        “行了,少梓,為師知道你想什么,你就是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別人可以你不行對吧?”我臉色沉了下來,少梓甩開了我的手,道:“這么多年過來,我和香菱想要什么,難道師父你不知道嗎?難不成你總是這樣,一直把我們兩個晾在一旁么!”

        “少梓!”香菱知道少梓急了什么都敢,連忙拉住了她。

        “我今天什么都不管了,就要現在解決這件事!無論師父是愿意還是不愿意!”少梓咬牙道。

        “如果我不呢?”我心中暗道這姑娘怕是認真的了,心中難免一陣頭痛,其實現在想要拒絕她,我并沒有太大的底氣。

        “你不能!”少梓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果然大聲的拒絕了,我心中也是哭笑不得,只能緩了緩情緒,道:“為什么不能?難道你還打算逼婚不成?”

        “你能不能認真點!我……”這時候,少梓反而一臉的委屈起來。

  http://www.esjycg.live/0/1/193278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sjycg.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